face=verdana>五媚阵,一共五层阵,每层都是凶险万分,而且都是从人的原始欲望出发,处处伴随着处处杀机。 face=verdana>面对眼前不断飞射而来的道道雪箭,我不停的挥动手中的宝剑阻挡,无穷无尽的攻击,使我开始感到疲惫。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却无计可施,阵法这种东西我是一点儿都不通啊。 2626571

face=verdana>[收集整理,=".**/">.**]

face=verdana>我的体力是惊人,内力也源源不断,可也经不起这么无休止的攻击。游览大理的四大奇观的时候,我对苍山雪没有怎么研究,如今吃了大亏,面对一望无际的雪原,我毫不应对的办法!

face=verdana>“对呀,这里的雪原不是平的,而是有一定的坡度,并且所有的雪箭飞射来的方向,都是从高向低而来,这样的设置一定有它的道理!”我边阻挡着飞来的雪箭,边观察着怎么出去。

face=verdana>就往高处走,往雪箭密度大的地方去,最强的一点往往是最弱的地方。我下了这样的决心后边展开轻功向高处飞去,边阻挡着雪箭边向上攻去,越向上阻力越大,而且雪箭攻击密度越大。坚持就可以过去,我相信自己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度过了不少的劫难。

face=verdana>终于,当我坚持住了最猛烈的打击之后,眼前的景色又变了,雪箭已经不存在了,前面到了一片冰雕的世界,许多许多的冰花,是多么的栩栩如生。我喘着粗气,看着身上无意中中的几只雪箭已经消失,可是伤口还是流着血呢。我点穴止住血,而后引导邪魔龙气轻轻的在体内运行一边,才感到身上有些舒服。

face=verdana>“终于抗过了过来,昨天游览苍山雪的时候,一个当地人说过‘要看到苍山雪的全貌,要向上走一些站到一定的高度,不然就无法欣赏到苍山雪的妙处’。看来这句话还是破阵的关键,可是怎么还没有走出这层阵法呢!”我自言自语的说道。

face=verdana>本来打算稍微休息一会儿,好好的缓解一下自己疲惫的身体,可是设计阵法的人早考虑到了,不让你有一点儿喘息的机会。眼前的冰花开始运动起来。我没有动而是警戒的看着,正好利用这短短的时间调节,嘿嘿,还是咱师门的内功心法好,根本不用打坐好也可以修行,而且恢复的速度极快,邪魔龙气迅速的身体各处运行,疲惫的身子立刻恢复过来。

face=verdana>眼前的冰花迅速的从中间让开了一条冰道,我思考了一下,还是塌了上去,这里就有这么一条通道,也只能非常小心走的过去。快到尽头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声声的**,我更加的提高警惕,峰回路转眼前一亮,走出了冰道,而突然的进入一个房间呢!

face=verdana>“啊~,舒服啊!”一个绝色的冰冷的大美人,**的躺在冰床上,只见她一只手在那两个丰满的**上蹂动着,还时不时的挤压那两个凸起,另一只手在她的胯间来回出入,隐约的看见冰床上有水迹,那就是她快乐而出的源泉,她的口中还**着叫着快乐的感受。

face=verdana>最有吸引的是她的表情,如此美妙的自我享受,也没有化解她脸上的冰霜,完全是个矛盾啊!她毫不理会我,好像当我根本就不存在一般,仍然追寻着她的天堂!

face=verdana>就这样的一副画面,竟然比第一层给我诱惑还要大,愤怒而起的我的战友,已经将我仅有的**撑了起来,而我也有些失控。外界冰凉的环境,和体内不断高升的**,我竟然管不住自己的脚步,走向了那个冰冷的绝色女子,希望让她摆脱独自的快乐,燃起要和一起共渡巫山的冲动。

face=verdana>“不行,这样不行,一定是陷阱,陷阱!”就在我将要碰到她那雪玉般肌肤的时候,我脑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立刻将我从欲望中击醒,强制着自己离开那个男人天堂的冰床,退回了几步站定。

face=verdana>“噗~!好算计啊!”回走了几步后,我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全身的气息都已经混乱,嗓子内一股腥气发出,嘴一张就吐出一口鲜血,而后赞叹的说道。

face=verdana>经过第一阵的艳舞**,无论是男是女都会受到影响,被**起来原始的**,要是当时**那一定早完蛋,如果侥幸的强压下来,也会在心底留下爆发的种子;那颗种子在第二阵经过**的激发,**在**的牵动下,就是再强也会被欲望失去理智,这样又有一部分人会被吸尽精华而亡,但是设置该阵法的人考虑的更加周全,还是没有放弃那些通过第一、第二层阵的顶尖高手;那些高手可以依靠的就是他们雄厚的内力,所以在第三阵开始的时候,就是为了消耗他们的内力,即使通过了也没有问题,而设置了该层最后的媚局,高手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那么多的功力,面对眼前的这样**绝色女人,基本上没有抵挡能力。其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引导元素,那就是眼前的绝色女子的表情和行为是个矛盾的存在,对于可以观察入微的高手来说,立刻会引发心魔,心脉震断而亡,也就是说,无论是和眼前的女子**被吸而干,还是走火入魔而亡,都是一个死局。

face=verdana>这局设的太高了,要不是我进阵之前,运用心理学潜意识的方法给自己种下命令“不能和女人发生关系”,还有我强大的精神力支持,我一定会和眼前的女人发生关系,尽管不知道结局怎么样,但知道我最轻也是要失去不少的精气。

face=verdana>我退回了几步,闭上眼开始调理混乱的气息,幸好我的内功的功夫与其他人的不同,要不我也是走火而完蛋。即使这样也是受了极其严重的内伤,这是从习武以来从没有过的事情!

face=verdana>我闭目养伤,并不代表着我放弃了警觉,而开始使用脑中的强大的精神力感查着周围的一切,一旦攻击来临,我会马上做出反映。

face=verdana>“幸好反应的快些,赶紧的调节,不然这次伤的更重!”平息了好气息,才发觉这次赔大了,现在功力非常的薄弱,也只有全盛时期的三分之一。

face=verdana>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景色变了,已经没有了冰雪的天地,而是处在一个山凹之内,隐约的听到前方有海流的声音。

face=verdana>[收集整理,=".**/">.**]

face=verdana>我心中给自己打着气,坚持不会放弃,眼前的困难越大,越说明我离胜利不远了。突然发现我的精神力在几阵之后得到了飞速提升,哈哈,也是不错,就看看这五媚阵的第四层妖月潮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face=verdana>月夜朦胧,更是柔情万分,我谨慎的走向了前方,面前是一片金色的大海,一轮皎洁的圆月挂在天空,宛如圆盘!海水轻轻拍打岸边的激起朵朵浪花,忍不住愿意畅游其中,洗去身上的疲劳!好美的景色,而那浪花激起的声音,是那么的吸引人,好像是在召唤我投入水中。

face=verdana>好一副自然的美景啊!

face=verdana>就在快接近水边的时候,我清醒的站住了,精神力没有从前面的海中找到一丝丝的生命力,这样的地方是海水吗!我心中好笑啊,幸好没有使用内力,要不就又一次的进入了陷阱之中。看来,此阵是为那些在此时依靠内力的高手准备的。绝顶的高手能到了这里,完全依靠着强大的内力,他们又不得不无时无刻的提防,全力用内功的他们,才会受到这里的环境的影响,如此的美好的环境非常的适合疗伤,所以也是容易的迷失,迷失的海边的水中,是靠水解决一些欲望,清醒自己!

face=verdana>确实是我的运气好大,如果阵外的人看,我再往前走一步,那里就是万丈的深谷,虽然为了我的安全,已经架起了网子,可是我一旦掉了下去就前功尽弃了!当然这些我是不知道的,我是不懂奇门遁甲的人,更不会知道里面的原理。

face=verdana>这层阵法看似最容易,可是高手不是往往在阴沟里翻船吗!眼前的第四层阵法,应该还有才对,他应该针对到这里的人功力耗尽的特点准备的,我脑中快速的分析着。

face=verdana>“既然是针对没有功力的人,而且是媚阵,当然还是从欲念下手了,对于没有内力,而且已经经过了前面几次内心的波动,一定没有什么抵抗里!”我心中想着,同时也制定了怎么面对眼前的局面。

face=verdana>“来了,这次比其他的还要厉害!”

face=verdana>只见空中的月亮开始变得妖艳起来了,配合海面上开始越来越大的波动,每次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就好像在心中响起,非常的有规律,而且激发起人的欲望之火。我知道这层阵的媚阵来临,慢慢的盘坐下来,完全放弃使用内功的使用,而是默念《慈悲心经》,同时集中精神之力,催眠自己忘记周围的一切入定。我这是在赌,赌这一轮没有攻击仅仅是媚术的干扰。

face=verdana>我好像不存在世间一样,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我脑中一直回忆着在洱海观月的情景,那里的月光才是最美的。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我心中无比的平静,精神力达到了从未有的高度,好像看到自己坐在悬崖边上,看到了前方万丈的深渊。

face=verdana>我默默的睁开眼睛,天空已经没有了圆月,也没有了眼前的大海,只有那一盏类似圆月的亮灯,和前面的万丈深渊!

face=verdana>“哈哈,现代的工具都已经用上了,估计以前这里是夜明珠吧!”我大笑的说道,心情出奇的好,短短的时间,内伤已经完全的好了,不仅如此还增强了不少。

face=verdana>这个地方真是巧夺天工啊,一进来是封闭的山洞,到了这里一边是五十米长的悬崖,我所在的地方好像是在一个山壁上造出的四分之三圆的通道,厉害啊!

face=verdana>我站起来,又走过几十米,进入了完全的山洞中,这里竟然没有设置五媚阵的最后一层阵,通过三十米的地方,一转弯前方豁然开朗。

face=verdana>“哈哈,好地方,这里竟然如此的美啊!真是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是桃源套着桃源在啊,巧妙啊!”我看到这有一个桃源的存在,忍不住的大笑的说道。

face=verdana>“当然了,这是我们千狐门的花园,怎么样,这里是不是非常的好看呀!”说话的是一名穿着古式女装的年轻女子,一身雪白的衣服,还有那无法形容的天仙一样的容貌。竟然是千狐门的圣女媚儿,修行天地媚术的那个女孩,也是对我最有影响的人。

_

“哦,原来是媚儿师妹,你是不是一直在这里的住着?”我微笑的问道,可是眼神并没有看她的无法形容的脸上。我心中想到了那个高手的书中记录,最后一层阵法是千狐门的精髓,也是千狐门强大的所在。

face=verdana>那什么是一个门派中的强大的所在呢?那就是人,只有人才可以创造一切,而眼前的是千狐门的圣女,她修行的是天地媚气,她所修行的媚术就是强大的存在,她应该就是第五层的阵法。

face=verdana>“是啊,人家从小就居住在这里,你要不要看看人家的住处呢!人家可以你弹琴听,还有可以给你表演人家自己创造的舞蹈,从来都没有人观看的,师父说你可以看的,真是太好了!”她毫无做作的语言,还有她那更加吸引人的容貌,任何男人都无法的摆脱的、阻挡!

face=verdana>“好啊,师兄就看看去啊!”

face=verdana>听到她的回答,我就知道了这里是天地之间媚气最重的地方,到了这里就是我的不幸啊!在和她走进去的时候,我没有心情欣赏周围的景色,而是思考着解决的办法。

face=verdana>不可否认,那古琴演奏和舞技表演都是千狐门的最厉害的媚术,而这种媚术怎么破解呢!不是我不知道方法,而是我不知道采用那一种。

face=verdana>第一种,就是我也和她一样,她演奏时候我也演奏,她跳舞的时候我也跳舞,我曾经和师父探讨过魔门天舞宗的功夫,依靠天舞宗的媚功和媚儿抗衡,应该可以吧,不过不是很大;

face=verdana>第二种,就是我依靠精神之力,将自己彻底的催眠,同时用邪魔之力运行全身,双重抗衡,方法是不错,可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结束,不然我难道催眠自己多长时间,还有个问题,就是我对催眠没有太大的把握;

face=verdana>第三种,就是在她开始之时,而我还清醒的情况下,出奇的将她制服而成为自己的女人,那样也可以轻松的解决掉,尽管她的媚术厉害,不过我的锁精功夫也不会差到那去,这个方法最是省事,最有把握啊!

face=verdana>在进入她的房间的一刹那,我决定了她将是我生命的一个女人!face=verdana>[收集整理,=".**">.**]

章节目录

流氓业务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火热骑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热骑士并收藏流氓业务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