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终于出来了,还是做甩手掌柜好!”我站在一处荒山中大声**的叫道,惊起了不少的小动物快速的飞奔离开那里,跑了几步后还回头看看那个白痴傻叫唤! 半个月前,我与三位天道级的供奉惊天一战,终于再次突破而进入第五层的境界。天极宗的最高绝学《邪心魔录》的第五层为‘随心所意’终于被我习成,位于这个阶段的已经是天道级别中的高手了,据供奉门说还不知道当今的高手中谁比我高的人呢,也让我小小的得意一把! 与三位供奉大战之前,我位于第四层的顶端,全身上下各处充满着霸气,无与伦比的霸绝气势。大战之后,让世间万物臣服的霸气不见了,整个人看上去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分别,就是三大供奉在我没有使用内力的情况下,也看不出我是有绝艺在身的,我的功夫终于进入了大成境界。

天道高手之间的一战,直接给天极宗带来了三个好处,第一,在场观看惊天一战的所有人,在那战之后都领悟了不少,有不少人通过这次领悟而为以后进军天道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尤其那些供奉中更是有几个即将跨入天道的大门;第二,我的威望直接上升到最高点,供奉院是天极宗的弟子一生最高的目标,而我可以一人之力抗衡三位天道级别的供奉院首领,我的无敌形象折服了所有的人,在天极宗的威信无人可比啊;最后,也是天极宗千年来最大的事件,终于可以打破祖宗的下遗训,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江湖,再创千前天极宗的辉煌时刻。

几天后,选了个良辰吉日,我被天极宗弟子推向宗主的位置,开始正式处理天极宗的各项事情,苦啊!现在才知道领导人不是那么好做的。幸好,我当惯了甩手掌柜,在这个领域我有的是经验,所以很快的将手中的事情吩咐给下面人处理去了。考虑了一个晚上,我决定组建了一个决策的委员会,成员是大总管、首席供奉,大长老,八大护法中的天护法,从圣地家眷中选出一名代表共五人组成,同时五战堂堂主做候补成员,以供决策委员会做出更好的决策。决策委员会是我离开后,负责天极宗的事情的部门,这些人我绝对的放心。

天极宗重出江湖是个千年来最大的事情,也是必须非常谨慎的问题,我和长老护法堂主等等讨论了很多次,最后才有了统一的看法。首先在天极圣地出口的龙门山附近寻找一块合适的地方,建造一个大型的山庄供我们自以后发展用,那里将是天极宗未来的大本营,当然是名面上的;天极宗的龙凤虎豹四战堂都逐渐的派出一些高手,让这些人自己闯荡江湖,最好可以创出自己的名号,作为主动出击的第一步;江湖的混乱绝对不可避免的,而且这次不仅仅是我们一个国家,也许会有外面强敌的入侵,所以暂时不可以暴露出来,还是暗中是最安全,充分的使用“黄雀战术”,在最合适场合全力出击,一定要做好渔翁啊!

天极宗的半个月,我就像是神一样被众弟子的崇拜,这可不是我想要的,也是非常的不习惯。没有想到闭关忘记了时间,离开家已经一年多了,得到的消息我现在已经是有个女儿了,好像见到她们啊!我交代宗门的事情由几位长者商量的处理后,实在不行就由决策委员会处理,如果关系重大再联系我,而后我迅速的逃离圣地。

狂奔几百里的山路,终于可以自由自在了,这个时候才知道为什么笼子中的小鸟喜欢外面的世界。我看了看发现这里都是没有开发过的荒山,悠闲的边走边哼着小曲,自在啊!。

“好像前面有炊烟,估计是个小山村,运气不错,原本以为今晚会露宿荒野,没有想到这里还有人居住,去借宿一宿吧!”我站在一个小山头上,看到前方远处一个小山村自言自语的说道。

“缩地成寸!”的绝世轻功被我施展出来,当我踏入天道级别的时候,就已经可以轻松的使出这门绝技。现在,我也仅仅施展出它的初步阶段,一步也就是百十米的距离,嘿嘿,绝对比汽车走的快啊!进入村子的范围,我就慢慢的走过去,轻功可不能随便的在普通人面前用。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山村,估计也就是有几十户人家,这里是高原地带,所以可以看到地里种的都是青稞。这个时候天快黑了,所以地里基本上没有人。

我沿着小山路,还没有进入山村,就遇到了村里的一位五十来岁的大叔。看他的装束打扮得知,这里应该是个藏民的山村,藏民十分的好客,也许外人很

少来这里,他看到我后非常的奇怪,而后非常真诚的向我走来。

我快走了几步,说道,“大叔,您好,我从这里路过!不知道这个村子叫什么啊!”

那名藏民大叔听到我的话就是一皱眉,而后跟我说了几句非常浓重的方言藏语,我可是一点也听不懂。就在这个时候,走过来一个年轻的藏民,用不是很熟练的汉语说道“你好,我们远来的朋友,桑巴大叔听不懂汉语,他刚才说的意思是非常的欢迎您。”

“哦,原来是这样啊!幸好你会汉语,不然在自己的国家都无法交流真是丢大人了,哈哈!”我开着玩笑的说道。

“哈哈,咱们国家大,语言也很多啊,听不懂也不奇怪,我们这里基本上都是藏民,村里会汉语的不多!”那名年轻藏民解释的说道。

那名年轻藏民和桑巴大叔用藏语说了一会儿,他转身给我说道;

“呵呵,我们亲爱的客人您好,我们这个村落叫无谷村,平时很少有外人来这里,这里距离最近的山村也有几十里的山路。天快黑了,桑巴大叔非常欢迎您到他家做客,可惜我遇到你晚了,不然可以去我们家做客!”

看到桑巴大叔非常善意而真诚的笑容,我非常高兴的点头同意,同时介绍的说道:“非常感谢您桑巴大叔,你们这里真是非常好客,我叫周川,非常高兴认识你们!”

经过接触知道那名年轻人叫洛桑,我刚开始听到后很纳闷,难道‘洛桑’这个名字在高原上非常的普遍吗!曾经有个著名的相声演员不也是叫洛桑,可惜的是他英年早逝。

我和桑巴大叔他们一起进村,桑巴大叔一家三口人,老伴和一个在外拉萨打工的儿子。现在家里就他们老两口,我的到来使得那位好客的大婶很高兴,在他们那里客人到他们家是非常荣耀的事情。桑巴大叔家有客人的消息很快的传遍了山村,所以陆续的有人到桑巴大叔家热情的打招呼,同时送来一些自己家的食物招待,村里面的一些长辈作陪,真是一个非常的好客的村落。

我和桑巴大叔及其村中的长辈坐在屋中聊天,当然一直都是洛桑翻译的。这个时候,我感到一个高手进到院中,没有想到这里还有武林人士,我就留心注意起来。我突然听到一个女子用汉语叫着小孩的名字,而且这个女子的声音好像在那里听过,很熟悉啊1

“念儿,快些,放下东西我们要回去了,不然小姨就打你屁股噢!”

这里遇到熟人自然要出去看看,我向几位长着示意了一下走了出来。洛桑一看我出去,自然陪我出来看看。

我走出来一看,一名背对着的我少女带着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向外走去。当我看到那个孩子的时候,心中有种难言的亲切,这种感觉就好像血肉相连一样!也许别人不会有这样强烈的感觉,但是我不一样,进入天道级别后,能感觉到别人感觉不到的东西。既然这个小孩给我如此的感觉,一定和我有血缘关系,这种感觉绝对不是错觉!

这个小孩是谁?怎么会跟我有血肉的关系呢?突然,我脑中出现了一个绝色女子的样子,难道他是……

我想到这里心中就有些激动,难怪我怎么也找不到她们,这里交通如此的落后,而且极其的偏远,她真的会找地方!

“哦,这是我们村里学校老师的孩子,非常可爱吧!”洛桑看到我盯着小孩,赶紧的解释道。

“你,你是~!”那名少女听到洛桑话,转身看了过来,看到我后就是一愣,眼中充满着不信,指着我颤抖的说道。

“嗡~!”巨大的惊喜冲向我的脑中,她是虹儿、欧阳虹儿没错,虽然穿着很普通的藏民少女衣服,脸上带着一种特制的面具,我仍然可以很容易认出他来,因为她那对调皮的眼睛是不会变的。

欧阳虹儿一手捂着小嘴,一手指着我,眼圈含着激动的泪水。我看着她也是一阵的感慨,找了他们很久,今天总算遇到她们了!

我微笑的点点头,能再次的见到她们心中太高兴了,看到虹儿委屈的眼泪,心中十分的愧疚。相对于我其他的女人,她们两个太苦了!

欧阳虹儿太难以致信了,这个只有**缘的姐夫,也是她第一次的男人,竟然会在这这个几十里没有人烟的地方遇到。

“姐、姐夫!呜呜!”她颤抖的叫道,而后哭了出来。

我走上去将虹儿抱着我怀中,她们姐妹为了躲避自己家和端木家的搜索吃了很多的苦。尤其是虹儿的年纪不是很大,原本不用出来受罪,可也是非常义气的跟着姐姐过着逃往的生活。

这个局面让在场的所有村民都呆住了,他们也看出来了,这个客人和他们村中一年前来的老师有关系。

“小姨,小姨不哭,念儿帮你打坏人!”一个岁的小孩用他的小胖手打着我的小腿。

“啊~,念儿乖,不要打了哦!”虹儿听到小孩的奶声奶气声音,赶紧的擦干了眼泪,从我的怀中出来蹲下来跟小孩说道。

“小姨也乖哦,不要哭,好吗!”粉嘟嘟小脸的念儿装大人般的说道。

虹儿抱起念儿,很难为情的跟我说道,“姐夫,他叫念儿!是、是!”

“好了,我知道他是我的儿子,唉!我这个爸爸不够格啊!”我说着摸了摸念儿的小脸,看着自己的儿子有种想哭的感觉,心中狂叫道“我也有儿子了,有儿子了!”。可是儿子出生的时候我在那里呢,这个爸爸当的太不尽职了,还有家里的娴儿给我生了个女儿,也是没有在跟前照顾,心中愧疚啊!

“姐夫,我们对不起了!”

“虹儿,我们去见见你姐姐,好吗!”

“恩!”

我赶紧的转身跟一边的洛桑说道,“洛桑大哥,没有想到我在这里遇到失散一年多的妻子,您跟大叔说一下,我去找妻子去了!”

洛桑大哥将我的意思告诉几位长辈,他们一听都是非常的高兴,都鼓励的让我赶紧的去!

我要从虹儿那里抱过来念儿,可是这小子十分的不给我面子,就是不让我抱!估计还记着让他小姨哭的事情,用眼睛瞪着我看。

玉华她们住在村子的东头,这里有三间屋子,虹儿跟我说,那里是个她们办的学校,左边的一间作为教室,中间的一间放着各种杂物,右边一间她们两人的房间。

“姐,你看谁来了!”还没有到她们住地方,虹儿就叫了出来,看来她的刁钻任性的性格还没有变。

“虹儿,你们怎么这么快回来了!”甜美的声音传了出来,一个少妇打扮的普通农村教师出现,干净的藏服遮住她娇好的身材,很普通的一副面具将她的绝世容颜掩盖,可是那股高贵典雅的气势也难于掩饰。

她出来后看到我笑着望着她,就傻傻的愣住了,随后脑中一片的空白,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思念的人会出现在这里。他还是那么的英俊挺拔,刚毅的脸庞让自己日夜梦绕,期待着有一日相逢,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却是这里,而且自己是这样的容貌出现。

“啊~!”她吃惊的叫了一声,就打算进屋里去掉自己点面具,她不想自己这副容颜给我看,女人啊,悦己者荣!

她一转身就撞入我的怀里,虽然我们相距七八米,但对于我来说这不是距离,一晃身子就到了!

欧阳虹儿傻了,自己这个普通人的姐夫,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功夫,那可是七八米远啊,就是姐姐也没有这么快的速度,难道姐夫也是武林高手,怎么不像呢!

玉华没有发现这些,而是被我仅仅的抱在怀中,我口

中说道:“辛苦你了,不论我的玉华是什么样子的,都是我最爱的女人!”

女人是水做的,尤其是在心爱男人的怀中,玉华默默的哭了,什么江湖才女形象,一切都不重要了,她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女人,在男人怀中**痛苦的小女人。

“哭吧,哭出来一切都过去了!”我抚摸着玉华的头说道。

“呜呜,我不哭,我该笑才对,该笑才对!”玉华流着泪笑着说道。

“是啊,姐姐,我们不哭了,你看你哭,念儿也跟着哭了!”虹儿也着泪的喜悦的说道。

玉华起身将念儿抱在怀里哄好,她张口要给我说什么,可是不知道怎么说。

“嘻嘻!姐姐,不知道怎么说了吧!姐夫都知道了,他好像很早就知道念儿是他的孩子了!”虹儿抱着姐姐调皮的说道。

“是啊,我很早就知道念儿是我的孩子了,我们进屋去说。”我

左手抱着玉华,右手抱着虹儿进了屋里。

她们两人仅仅的和我**缘,虽然都已经是我的人了,可是如此亲密抱着还是第一次。她们两人都是一脸的通红,就是调皮的虹儿也非常老实起来。

进屋后,发现这里收拾的非常整洁,红砖铺地,一排粗糙的组合家具,看样子是村里的木匠做的,有两张床铺,一个大的双人床,上面的摆饰可知是玉华睡在那里,单人床上放着手工做的布娃娃,还有一些小装饰品,一看就是虹儿的床铺。

我抱着她们坐到大床上,两人都舒适的靠在我的肩上,念儿则在玉华的怀中盯着我。一会儿看看妈妈,一会儿看会儿小姨,不明白为什么她们微笑的靠在这个大坏人的身上。

“念儿,不要看了,他是你爸爸!快叫爸爸!”玉华红着脸告诉念儿说道。

“快叫爸爸,不然小姨不给你玩了!”虹儿非常兴奋的教导着念儿。

念儿非常的倔强,就是不叫,干脆的把脸埋入玉华的怀中。玉华非常歉意的看着我,我微笑的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小声的说道,“哈哈,我们父子还不熟悉,慢慢就好了!”

“姐夫,你还没有亲人家呢!”虹儿看到我亲玉华,噘着嘴说道。

我赶紧的在她的嘴上吻了一下,很温柔的说道:“这两年你们辛苦了,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们躲在这里,派了那么多的人都没有找到你们!”

听到我派人寻找,她们两人都是一脸的幸福!

章节目录

流氓业务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火热骑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热骑士并收藏流氓业务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