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娘,我真的没那么多钱,我全身就两千块,还是我用来交月租的。”司机被逼到了绝路,两千块是他的底线,再多就真的等于是要他的命。

  “才两千,不行,我跟你去银行取。”青年不答应。

  “我叔真没钱了,要不剁他一只手指赔给你们行不行,我妈说过,一根手指头值五千块。”

  方辰弯着腰,眼神呆滞,流着口水走了过来,时不时还用手里的菜刀擦擦汗。

  哪来的神经病,众人连忙后退了好几步。神经病的行为无法预测,天知道那菜刀什么时候就会朝自己砍过来。

  青年和那老太婆看到方辰,神情也是有些慌张。

  碰瓷遇到神经病,这种事他们也是头一回,缺乏应对的经验。

  “怎么样,可不可以嘛,要不剁两只。”

  方辰一边说着一边挥舞着菜刀,那菜刀最近的时候,离青年不足十公分。

  青年连忙后退了两步,有心放弃又不甘心。对那司机喊道:“两千就两千了,你快拿来。”

  “不不不不行,必须给一万,我来剁手指给你。”

  方辰说着一刀就砍向司机,司机顿时差点吓尿,连忙逃跑。何止是司机,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纷纷后撤。

  “我叔怕疼,不如就剁我的吧。”

  方辰说着把左手放到地面上,一刀剁下,大拇指立即被砍断,那血啵啵啵的流个不停。

  “哎呀我滴妈呀。”

  胆小的见到这一幕直接就闭上了眼睛,有的则是吓得开始往远处逃。谁也不敢保证,眼前这人会不会砍着砍着就砍上瘾,把自己也给砍了。

  “你你你,妈,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青年此时哪还敢再提钱的事,扶起那老太婆就准备离开。

  “不准走,说了要赔给你就必须要做到。”

  方辰说着又是一刀下去,又一根手指被砍断。当然,这只不过是他从神秘商店里买的一只假手而已,足足花了一千块。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了。”

  被方辰拉住衣服的青年发出一阵惨叫,别说是他这种普通人,就算是he-i社hu-i的人见了方辰这样一言不合就剁自己手的人也怕呀。

  “真不用了?那给我一块钱去买创口贴吧,院长说过,不能老流血。”

  方辰演的其实也不是特别的逼真,但这不要紧,因为那青年和老太婆早就被吓傻,哪还能镇定的去分辨真假。

  小青年颤抖着拿出钱包,从一大堆钞票中取出一块钱。不料方辰根本不接那一块钱,而是直接拿过钱包走人。

  “不是说一块钱吗?”小青年急忙道,那钱包里有三千多块,是他今天全部的收成。

  “我是拿了一块钱呀,你看,你看。”

  方辰挥舞着手里的菜刀,几次都擦着小青年的鼻子而过。这只要稍微再前一点,这鼻子就保不住了。

  面对这种情况,小青年哪还敢再停留,直接连母亲都不扶,自己一个人先跑了。

  啧啧啧,真是人渣中的人渣,早知道就应该真砍他一刀。

  方辰吐了口口水,很多坏人虽然对别人很坏,但是对亲人却很好。而这个小青年,却是怕死到连老母都丢下,这老太婆也真是活该。

  除了祝她早日升天少祸害人之外,方辰也没啥好多说的了。

  重新回到车上,司机和萧清雪又是一阵紧张。刚刚方辰那淡定的自残,可把他们给吓坏了。要不是人多挡着路,司机早就倒车逃跑了。

  “紧张什么,假的,开车了。”

  方辰把那只假手掌丢了出去,然后晃了晃自己的左手。

  擦,还有这种操作。

  司机和萧清雪差点没把眼珠瞪出来,而方辰则是在淡定的数着钱。

  “原来你一直在装,艾滋病也是假的?”萧清雪好想吐血,实在是被骗的好苦。

  “废话,像我这么帅的人,怎么可能得艾滋。”方辰鄙视道。

  帅就不可能得艾滋?这是什么逻辑。要不是看到方辰现在数钱数的太正常,萧清雪又会以为方辰是犯病了。

  “那纸巾、菜刀、假手掌?”萧清雪问。

  “出来闯荡江湖,总得带点shā\'re:n放火之类的道具吧。”

  数完,三千两百二十七,方辰非常满意的塞入了钱包,同时脑中意念一动,其中三千就自动消失,存入了神秘商店。

  至此,萧清雪已经可以肯定,哪怕方辰不是神经病,至少也是有些疯癫。同时还极度贪财,单单这一会儿就贪了自己一百块,还抢了别人的钱包。

  “小哥,刚刚真是谢谢你了,要不然,这次我可就真的要大出血。”

  司机发自内心的道谢。

  “客气,我最讨厌的就是那种无赖,换做是我我就直接撞上去了,省事。”方辰说。

  “那怎么行,那不shā\'re:n了嘛。年轻人,千万别有这种想法,太危险了。”司机连连劝告,虽然方辰的建议非常令人心动,但不值得提倡。

  方辰笑了笑,非常理解司机的心情。自己要不是得到了神秘商店,恐怕一辈子也都得在牢房里度过,非常不值。

  不过,谁能想到自己能够因祸得福呢?

  想到这,方辰也是心情大好,和司机聊起了自己。

  “知道我怎么进监狱的吗?就是因为有个无赖包工头,死活不肯给我工资。我等着钱交学费,就差跪下求他了,他依旧无动于衷,还说什么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他是看准了我老实,准备赖账。我那次也不知道是怎么滴,一时冲动就一脚把他从五楼踹下去了,把他摔了个终身残废,那酸爽”

  “”

  司机和萧清雪两人无言以对,原本还以为苏牧刚刚只是过过嘴瘾,现在才发现,这厮已经做过这种事了。

  “结果我被判了十年,由于表现良好,被减刑五年,并且获得了假释。要是被那工头知道了,恐怕得气出二两血来。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明天就得去医院看望看望他。”

  方辰越说越来劲。

  “你就少嘚瑟吧,坐那么久的牢,把学业荒废,还让父母担心,这样值吗?”

  萧清雪训了一句,反正在她看来,用踹一脚来解决问题,始终都是不对的。

  方辰呵呵一笑,也不反驳。如果没有获得这个神秘商店,确实不值。

  想到这三年父母和小妹天天担心,方辰更加归心似箭。

  “师傅,麻烦快点,我想家了。”方辰说。

  十分钟后,车子到了石壁街,方辰迫不及待的下了车。

  “哎。”

  萧清雪喊了一句,但是方辰似乎没有听到,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萧清雪不由一阵气恼,虽然之前被方辰恶搞了一下,但是萧清雪没有放在心上。好歹相识一场,萧清雪心里已经准备交方辰这个朋友。

  可是,方辰不主动提出,萧清雪也不想主动。现在方辰离去,萧清雪心里又遗憾了下。

  这个呆子,一定是在监狱里待的太久,变得迟钝了。自己一个这么漂亮的大美女坐在旁边,居然连名字都不问一下。

  回到自己最熟悉的街道,方辰心情特别激动。来到自己家楼下,方辰远远的就看到了妹妹方雨萌。

  给她个大惊喜。

  自己提前被释放的事,家里并不知道。突然出现,一定能让他们喜出望外。

  正准备悄悄的靠近妹妹,方辰却看到三个穿着拖鞋,光着膀子的纹身青年先一步拦住妹妹。

  “雨萌,你怎么才回来,我等你好久了。”

  这丫头,怎么和这种人交上了朋友,学坏了,得打。方辰有些生气。

  “你们走开呀,说了别烦我,我不想认识你。”

  “雨萌,你别这样,我可是真心对你的,你别不珍惜。”

  原来是被骚扰,岂有此理。方辰的神念进入神秘商店,寻找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看价格,最便宜的飞毛腿导弹也要一千万,只能作罢。

  “雨萌,这是我特意买来送你的戒指,九千多块呢,你喜欢吗?”

  “谢云飞,我不会接受你的任何礼物,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方雨萌,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今天不收下这礼物做我女朋友,你家就要倒大霉。最后问你一次,你收不收?”

  谢云飞的耐心耗尽,也懒得再假装正派。

  “谢谢你,我替我妹妹收下了。”

  方辰走了出来,一手接过那戒指,放入了口袋。那动作行云流水,直到戒指不见了,谢云飞都还没反应过来。

  “你是谁?”谢云飞有些懵逼。

  “哥。”

  方雨萌原本怒气冲冲的脸色,犹如拨开云雾见彩霞。满心欢喜的她直接扑到了方辰怀里,数不清的思念和委屈涌上心头。

  “傻丫头,长大了。”方辰溺爱的摸摸了她的小脑袋。

  “原来是雨萌的哥哥,你替雨萌收下戒指,是同意我和雨萌交往喽?”

  谢云飞高兴道,原本还头疼方雨萌太倔。要是她哥哥为了戒指逼着她和自己交往,那可就太完美了。

  “哥,我不要和他交往。”方雨萌慌了。

  “当然不同意了,你哪点配的上我妹妹。”方辰笑道。

  啥?不同意?

  “那你还收我的戒指。”谢云飞好生无语,拒绝别人还收别人的礼物,还敢再无耻些吗?

  “你非要死乞白赖的求着送,我是看你可怜才勉为其难的收了,你不觉得你应该请吃宵夜了吗?”

  方辰狡辩的理直气壮,不了解情况的人,铁定是会认为是谢云飞在欺负人。

  “我吃你妹,还给我,不然我现在就抢你妹回去,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谢云飞气极而笑,要是方雨萌肯答应做自己女朋友,那九千块花了也就花了。但是现在方雨萌不答应,谢云飞自然是舍不得这九千块,他也不富裕。

  

章节目录

万能杂货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煮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煮水并收藏万能杂货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