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这次萧凡要倒霉,这娘们儿可不好惹。”

  “是啊,散打七段啊,省武术冠军都未必能打得过。”

  “你们看,那娘们好厉害,把武器大师打的没还手之力了。”

  围观的吃瓜群众热情高涨,喝彩喊叫声不断。

  余秋雁的打法很凶悍,上来就是一顿猛烈的组合拳进攻,还没结束,腿法就用上了。

  摁着他的脖子,膝盖如同铁桩一样冲他胸口袭去,他双臂交叉阻挡,她一下比一下的猛烈进攻。

  他到底不忍心对美女下手,总是留有余地,好一阵躲闪避招。

  但是对方毫不留情,那鞭腿招招往他头上招呼,肘击也是胸口跟肋眼。

  这简直就是杀招,要是他本领不够高的话,挨上几下就足够让他趴在地上了。

  一味的防守更是让他处于下风,他只希望对方能见好就收。

  可并没有!

  “哈……”余秋雁一声喊,抓住他的一个破绽,使了个擒拿手把他胳膊死死锁在后面,这是抓犯人的手段。

  “你过了。”萧凡冷冷的说道。

  她冷笑了声,说道:“散打社是我创办的,你踢场子的时候有没有动脑子?蠢货,再不求饶,我废了你这条胳膊。”

  萧凡被彻底激怒,他狞笑一声,被擒住的右臂猛地一颤,用上了颤劲。

  余秋雁面色一紧张,赶紧用力去控制,可那手臂仿佛在放电,啪的声打在她掌心上,把她的手掌直接击退。

  她被迫松开了手,还不等起身,对方早已经把肩膀送了上来。

  她感觉不妥,快步向后退去,可还是慢了步。

  嘭的声,她高耸的胸部与肩部被对方的肩膀撞到,巨力袭来,她直接向后翻滚倒地。

  起身后,只觉得疼痛不忍,气息紊乱,深呼吸好一阵才缓过来。

  周围一片惊呼声,刚才还看的萧凡被压制,怎么忽然就反败为胜了?

  萧凡甩了甩手,冲她问道:“还来吗?”

  余秋雁抬起愤怒的双眼,喊道:“刚才我大意了,再来!”

  说着她扑了上来,咬牙切齿的朝他攻了过来。

  萧凡恼怒她刚才下手丝毫不留情,索性也不再留余地,嗨的一声,整个人忽然腾空而起,空中三百六十度度旋转之后,一招从天而降的劈腿砸了下去。

  超级酷炫的旋风腿,观赏性与杀伤性并存,依靠旋转蓄力,可谓雷霆一击。

  看他从天而降,余秋雁的眼中闪过不可思议,这速度与力量,她都大感吃不消。

  但是她性子不服输,性格又坚韧,所以吼了声,抬起双臂交叉抵挡上去。

  嘭……

  腿跟手相交发出的声音很闷,但是周围却因为吃惊而沉静下来,所以这一声还是很响亮的。

  啊……

  余秋雁没忍住惨叫了声向后重重倒下,要不是有护垫,她绝对会受到二次伤害。

  而萧凡则轻巧的翻身落地,静静的看着这个前任社长。

  “学姐,你没事吧?你怎么样?”刘子峰跟散打社的高震等人纷纷围上去,紧张的询问。

  余秋雁皱着眉头,但她还是很坚强的自己爬起来,看了看红肿的双臂,不甘心的冲他说道:“你赢了。”

  周围立即响起一片惊呼声,打到散打七段高手认输,萧凡这战斗力也太强悍了。

  “额滴个乖乖,这个武器大师到底有多大能打啊。”

  “余校花不是说谁打败她就能做她男朋友吗?这哥们有福了。”

  “是啊,余校花巾帼不让须眉,说过的话肯定算数。”

  “在一起……”

  有人开头,有人就跟着起哄,这声音把萧凡跟余秋雁都闹了个大红脸。

  “都吵吵什么啊,我说的是有资格,又不是说一定会……”余秋雁恼羞成怒的喊道。

  萧凡倒是没在意,冲谢依晨笑了笑,也没跟其他人打招呼,两人一起往外走去。

  刘子峰追了两步后,自己停了下来。

  没办法,连他最崇拜的上任社长都被打败了,他哪里还有勇气跟人家去争。

  余秋雁转过身的时候,正好看到人家两人结伴离去,她刚准备说话的嘴型又收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丰富。

  刘子峰走过来垂头丧气的说道:“学姐,对不起,我连累你受伤了。”

  “嗨,这有什么,维护散打社的荣誉嘛。”她豪气的拍拍他肩头,又说道:“没事啊,都没事,别哭丧着脸。人家有真本事,我们打不过很正常的。”

  “我一定要好好锻炼,争取早日打败他。”刘子峰咬牙挥舞了几下拳头。

  余秋雁笑着点了点头,顿了顿她忽然问道:“对了,你们班上是不是有个叫余小文的男生?”

  “啊,是啊,你问他干什么?”刘子峰不解的反问。

  “别问那么多了,你去把他叫来。”余秋雁像个大佬似得发号施令。

  ……

  萧凡与谢依晨回到培阑书斋后,他借口要参观书斋,后者带着他立即开始四处转悠。这里房间众多,有书房、茶室、卧室等,甚至还有教室。

  谢培阑的书房在三楼,异常大,足有百十平米,用几个巨大的红木博古架隔开,有放书籍的,有挂术法字画的,有摆古玩珍宝的。

  总的来说,整个培阑书斋就这里最值钱了。

  当然,这里的防护也很到位,门是专业的防盗门,需要密码锁跟指纹同步才能进入。

  窗户都是特制的防爆玻璃,不是等闲人能进来的。

  当然,这些都是谢森重新装修的,要知道培公为人随和,积攒了多半辈子留下的这些东西,他最初是准备全部捐给学校的。

  “那最后为什么又不捐了呢?”萧凡站在门前,诧异的问道。

  陪在他旁边的是谢依晨,她笑了笑,说道:“爷爷晚年的时候,陪着他在培阑书斋的人,除了他的弟子们就是我。他不想我继承父业,又觉得我是个教书育人的料,所以留下这些东西,为的是让我带资留校。”

  “培公还真是深思熟虑啊,你亲手把这些东西捐给学校,怎么着都能捞个副院长,或者教授什么的。”萧凡感慨道,有个好爷爷真是少奋斗多少年啊。

  谢依晨又摇了摇头,说道:“不止呢,爷爷在学校的股份只是暂时留给我爸爸,遗嘱里写明,等我毕业后,那些股份就归我。”

  “我去,最年轻的校董啊。那副院长实在是太低了,该直接上副校长了。”萧凡惊呼了声。

  这就是带资入组啊,想想当年西门大妈,就是靠着这种手段,蹂躏了多少小鲜肉。

  谢依晨输入密码又核对指纹后打开门,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说道:“可你知道吗?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还年轻,我可以去奋斗……”

  “你有才华,你可以用实力去证明自己。”萧凡忽然插嘴说道,他忽然发觉谢依晨的确很有魅力。

  她是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千金,可她却从不以此为荣,她努力学习,认真钻研,为的是希望自己的才华能够遮住身上的富贵。

  谢依晨转回头看了看他,笑道:“是的,毕业后我不会留校,也不会继承父业。我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你真是个叛逆的女生啊!”萧凡被她的想法吓了跳,顿了顿又问道:“你想做的事是什么?”

  “探险,寻宝,或者旅游……”她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眼睛很亮。

  萧凡怔住了,原来白富美的心中也有这么刺激的梦想,只不过她能做到的几率太小了。

  因为她有一个深爱她的父亲,而这个父亲还颇有势力,他决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去做这些危险的事情。

  “你呢?”她忽然歪头过来询问。

  萧凡的心颤了下,恐怕他要对这个善良的美少女说谎了。

  “跟你比,我的梦想就太俗了。金钱、美女和权势,这些都是我的追求。”他强笑了声。

  他此刻心中的全部想法,都被复仇填满。

  而在他曾经出现过的恍惚中,他准备放下仇恨的那刻时,他的梦想是成为公司股东,装修随园,与欧阳茜安静的生活。

  仇恨总是能破坏所有美好的东西。

  但是选择报仇,他也无怨无悔。

  因为欠下的债,总要偿还。

  坏蛋,必须死。

  “很正常啊,你们男人想的都是这些,我理解。”谢依晨说着,踩着高梯子攀上去垫脚去取一个牛皮笔记本。

  萧凡仰起头去看,却不料发觉他她的小裙裙下春光大泄,顿时瞪圆了眼睛。

  可惜还没看几秒,谢依晨忽然惊叫一声,脚下一滑向后跌落。

  萧凡眼疾手快,往旁侧跨出一步,双手张开,稳稳的接住了落下来的美女。

  谢依晨的惊呼声还没落下,就感觉自己掉进了温暖的怀抱,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萧凡那温柔的笑容。

  “以后可要小心点,不是每次我都会在你身边。”他笑了笑,把她放下来。

  她惊魂未定的打了个摆子,他再次扶住她,只不过下手的地方略有点欠妥。

  她的脸红了红,低声说道:“谢谢。”

  他也觉得受上软绵绵的,低头看了眼,顿时满脸羞愧,赶紧松开安禄山之爪,说道:“抱歉,我一时着急。”

  “额……今天天气真不错啊,你不是要参观吗?你慢慢看吧,我要去看爷爷的日记本了……”谢依晨打了个哈哈,从地上捡起差点让她摔碎屁股的那个牛皮笔记本。

  萧凡转了圈都没找到价值连城的画作,这里最贵的一幅画,是张大千的摹本。虽然有点价值,可距离无价之宝还远着呢。

  因为从小被父亲熏陶,所以他对字画略有研究,也颇为亲切。许多画作是不是真假,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他父亲萧景荣号称画痴,能够分辨世界上最高仿的画作,连做旧的工序都一清二楚。

  昔日他就是靠这个本事,拆穿了当时林城最大的名画骗局,名动林城。

  萧凡的童年都是在萧景荣的陪伴下成长的,耳濡目染中,他也得到了许多真传,所以他确定这里没有价值连城的画作。

  他回到书桌前的时候,谢依晨还在认真的看那个牛皮笔记本,里面的纸张都泛黄了,字体也密密麻麻的很小。

  这是她爷爷的日记本……等等,培公的日记本!

  或许,这里面有这场阴谋的答案!

  

章节目录

我的美少女大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拓跋小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拓跋小妖并收藏我的美少女大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