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的声,门扉被撞开。

  在门扉打开一条缝隙的刹那,一道寒光激射而出。

  只听得叮的声响,花解语的铁骨被远远的荡飞,她受到牵扯,打了个趔趄趴在桌上。

  萧凡推门而入,黑着脸喝道:“这就是你的选择?”

  “我左右不是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花解语期期艾艾的说着,泪水在眼眶中滚动。

  萧凡心里起了涟漪,他知道花解语求死之心坚定,只是劝慰并没多大作用。

  于是冷哼一声,说道:“你我纠缠不清可以抛开,但是你还欠一个人的没还清,你现在死就是不负责。”

  “谁?”花解语红着眼抬头起来。

  “袁蝶衣!”萧凡说出了他母亲的名字,继续道:“她教你琵琶评弹,与你纵情音律,等于是你半个师父。而洛东城接走她的时候,你却没有丝毫阻拦。说到底,她的失踪与你有关,找不到她,你死的踏实吗?”

  花解语如遭重击,浑身打了个哆嗦。

  没错,萧凡所言不虚。她的确欠着袁蝶衣,她应该找到她再了结自己。

  见她沉静下来,萧凡这才暗暗松了口气,也没再多言,拿了刚才扔进来的百辟清刚,转身走了出去。

  冷美人看了看寒风中行走的萧凡,又看了看楼上没了动静的花解语,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

  培阑书斋,萧凡在临行前又回到了这里。

  这里留下了他满满的快乐记忆,谢依晨这个安静的淑女更是让他牵肠挂肚。

  大学放假了,整个大学城为之一空,谢森不允许自己的女儿继续独住这里,可她却执拗的留了下来。

  赵夜被赵小玉私自放走之后,从此仿佛从人间蒸发,再没有回过林城。

  谢依晨的危机虽然彻底解除,可谢森还是不放心自己的女儿,还要帮她找保镖。

  谢依晨不依,只邀请了几个同学入住,可过几天就要过年了,同学们也都走光了。

  萧凡来的时候,培阑书斋里面冷冷清清的,半点过年的气息都没。

  他曾经邀请谢依晨去随园久居,可对方并没有去,可能是不想与苏飞燕相对吧。

  他整了整衣服,并没有直接推门,而是轻轻的敲了敲。

  “谁啊?”说话间,有提着拖鞋的声音传来。

  萧凡却在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浑身一震,转身就要跑。

  却不料那声音转瞬就到了门口,接着哗的声,门就开了。

  他刚侧过去的身子,不得不艰难的转过来。

  “嗨,你回国了?”他咧嘴冲着她笑了。

  过来开门的人,赫然是久别的欧阳茜。

  她可能刚睡醒午觉,头发有些凌乱,也没有化妆,身上穿着宽松的居家服。可她天生丽质,底子里的美却难以遮挡。

  尤其是那邻家姐姐的气质,总是给人亲切感。

  欧阳茜在看到萧凡的时候,眼中有震惊,有狂喜,似乎还有担忧,非常复杂。

  “你还好吧……”萧凡笑着问,可话还没完,却见欧阳茜后退一步,啪的把门给关了。

  萧凡碰了一鼻子灰,完全僵在了原地,这又是什么情况?

  只听房间里谢依晨问道:“茜茜,外面是谁啊?”

  欧阳茜没有回答,拖鞋上楼的声音不绝于耳。

  萧凡心想,难道是欧阳茜知道自己杀了薛家林,因此迁怒,仇视?

  还是说她已经变了心,在国外找到了真爱,看不上他了?

  无论怎么想,他心里都酸溜溜的。

  虽说此前因为薛家林的关系,两人之间多了一层隔阂,可欧阳茜为了他要死要活的,也足见她的真情。

  而且现在横在他们中间的薛家林人都死了,那层隔阂也该去了,怎么她倒把自己拒之门外了?

  他想转身离去,又觉得有些不甘心。

  正踌躇之中,门开了。谢依晨穿着卡哇伊的棉质睡衣站在房内,见到他的那一刻,顿时亮了眼。

  “原来是十三哥啊,快进来。”谢依晨赶紧把门打开的更大。

  谢依晨邀请,他想走也不能走了,于是只好举步走了进来。

  来的时候提了点礼物,他顺势放在桌上,转身问道:“大过年的怎么没张灯结彩啊?”

  “爸爸非让我回家过年,但我知道你年前肯定会来看我的,所以留在这里等你……”谢依晨低着头,但是话语却很大胆。

  萧凡心里一阵暖流划过,谢依晨的纯真感情,让他很感动。

  他笑着刮了刮她鼻子,说道:“你一个人住在这里不怕吗?以后别等了,我直接去谢园看你就行。”

  “还好啦,茜茜前天也回来了,我们两个住不害怕。”谢依晨抬起头,望着他甜甜的笑。

  萧凡感觉自己对她的免疫力下降了很多,甚至有些不敢看她的眼睛,赶紧转头问道:“晚上吃什么,有准备没?”

  “本来是准备到外面,不过既然你来了,那就不能随便了。”谢依晨歪着头想了想,忽然说道:“包饺子吧?冰箱里刚好有肉馅。”

  “好啊,我也忽然好想吃饺子。”萧凡点点头。

  两人刚决定了吃什么,楼上就传来了动静。

  蹬蹬的高跟鞋踩着楼梯的声音响起,这吸引了两人的目光。

  很快,楼上的佳人从楼梯口转出,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只见欧阳茜面若桃花,黛眉含春,红唇炫目,一步步从楼上走下来。

  转瞬的时间,她上了淡妆,涂了口红,换了套上面低,下面短的黑色印花长毛衣走了下来。

  关键是下渗除了高跟鞋之外,什么都没有,白嫩嫩的纤细长腿在眼前不断晃动。

  黑白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本能的生出一种原始冲动。

  萧凡只觉得口干舌燥,心猿意马,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欧阳茜的气质出众,简单的淡妆比浓妆艳抹更能发挥出她的美,所以一瞬间,她就重新勾起了萧十三的心。

  原来她把他关在门外,是跑回去打扮去了。

  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正是如此吧?

  “茜茜,你发什么神经啊。家里就咱们三个人,你至于么?”谢依晨心底纯真,很少很少觉得别人用心良苦,居心叵测。

  可此时,她低头看了看身上上下一样粗的棉睡衣,又看了看人家米兰时装周刊上的封面毛衣,顿时有些不自在。

  欧阳茜却仿佛没听到她的声音,一手倚在楼梯口,冲着萧凡先咬了咬下唇,然后又舔了舔嘴唇。

  “十三哥,你刚来?”她腻腻的声音,让人心都醉了。

  萧凡心想老子刚才不是跟你见过了吗?现在又打这样的招呼,什么意思嘛。

  可一开口,却心口不一,贱兮兮的说道:“是啊,刚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打电话提前说一声。”

  谢依晨看了看这对男女,翻了个白眼,直接扭开了头。

  欧阳茜忍了片刻,终究还是没忍住,从楼梯上下来后,越走越快,最后干脆跑了起来。

  萧凡也迎上前几步,两人面对面的站着矜持了两秒,然后就直接抱在了一起。

  “十三,我好想你……”没了矜持,说出来的都是真心话。

  萧凡感受着她的温度,抚摸着她的后背,轻声道:“别哭,小心化了妆。”

  “噗……讨厌……”本来已经酝酿到快哭出来的欧阳茜,笑了。

  

章节目录

我的美少女大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拓跋小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拓跋小妖并收藏我的美少女大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