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主楼,沈追跟袁蝶衣正在客厅说话。

  沈追起身要走,萧凡挥手留下他,说道:“你也参与过追查这个案子,听听无妨。”

  刚才萧凡送叶梦瑶上楼的时候,她拉着他的手,把叶无道为什么非要得到画祖宝藏的事情说给了萧凡。

  她很吃力,可叙述能力很强,简单明了,没几句就说清楚了。

  萧凡把自己调查到的,结合叶梦瑶的说的,整理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然后他留下顾崇积,把这个故事讲给了他,这完美的还原了当年顾家家破人亡的内幕。

  叶无道为了得到赵月娥,不惜手段,甚至生米煮成熟饭。

  而赵月娥喜欢的是盛世清,不愿意嫁给叶无道,而赵家也很抵触这个臭名昭著的第一公子。

  后来赵老太爷索性提出大难题,想要让叶无道知难而退。这个难题就是让赵家祖上赵子谦的赝品《女史箴图》卖出两亿天价。

  却不料叶无道知难而上,先把赝品作假成老画,然后让不知情的赵春去狮子园兜售。

  当时狮子园的富豪还没有现在的多,所以他把目光瞄准了昔日生意做的最大的顾山。

  为了让顾山下决心买画,叶无道布了一个天局,雇请美国人来做托,把顾山兜在里面。

  顾山在掌眼谢培阑走眼的情况下,最终决定倾家荡产买下这幅画。结果画是假的,他真的倾家荡产了。

  一气之下他撕毁《女史箴图》,为错误的决定陪葬。夫妻情深,逼债太紧,老婆也随他而去,只留下一个幼子。

  谢培阑自觉对不起老友,戳瞎一只眼明智。

  撕碎的上下两卷《女史箴图》,分别被谢培阑与萧景荣各花百万所拍。在当时,这个价格是人情价,因为当时这画是废品。

  叶无道如愿以偿的得到了赵月娥,与赵家关系终于缓和下来。

  多年后,也就是距今十一年前,赵家迁坟时,发现赵子谦的棺椁遗物中,有对《女史箴图》的介绍。

  原来,那幅假画中藏有画祖宝藏的藏宝图。

  消息一出,江北江南全被震动。因叶无道帮赵家卖出此画,赵家与叶无道的关系,再度紧张起来。

  叶无道为了拿到藏宝图,逼迫老友萧景荣,致使对方自焚身死,藏宝图落空。

  赵家与叶无道彻底反目,后者金蝉脱壳,离开林城。

  从此,《女史箴图》的故事暂时的进入了沉寂,但包括赵家、盛家与叶家都没有放弃寻找,他们的目光始终没有从袁蝶衣的身上离开。

  六年前,萧凡殉情跳江,袁蝶衣抛下了包袱,决定去京州为萧景荣复仇。

  结果遭到老友盛世清出卖,惨遭盛宝华长达五年的囚禁。

  一切的变数,都是源自五年后,萧凡学艺归来,重临林城。

  一年之内,萧凡翻江倒海,搅得林城腥风血雨,救出了母亲,得到了宝藏。

  有关《女史箴图》的故事,至此算是落下了帷幕。

  顾崇积听完萧凡的叙述,眼圈渐渐红了起来,他终于知道自己家是毁在谁的手里了。

  “火烧叶园的时候,我曾想过让你一起去。但是太危险了,你是顾家唯一的血脉,我没有带你去。”萧凡说出了想法。

  按道理,顾崇积是应该去的,因为那是他为父母报仇的最佳时机。

  可结果也看到了,靠近叶无道的公孙玉被杀,其他人也都重伤而归,那是一场舍命的战斗。

  顾崇积抹了把眼睛,“我以为一切都是赵春搞的鬼,却不料,这背后竟然都是叶无道的诡计。”

  袁蝶衣给顾崇积递上纸巾,轻声道:“从我进京州开始,叶无道就在布局,他收买邹峰,与盛宝华做交易。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画祖宝藏。这次他本来可以全身而退,但他留了下来,还冒险来了随园。真不知道,这宝藏哪来那么大的吸引力!”

  萧凡走到抱上来的那个箱子前,找到锁子,正要一掌拍下去,但最后还是止住了。

  “为了这个宝藏,死了太多人。此物不祥,我不留。”萧凡直起身,扭头道:“崇积,你若想要,可以拿走。”

  萧凡说的是真的,顾家为此家破人亡,顾山当年倾家荡产买下这幅画。

  如果顾崇积想要的话,萧凡可以让给他。

  顾崇积愣了下,他知道萧凡的为人,这句话并不是搪塞,只要他说一句要,那么真的可以搬回家里去。

  杵在那里思量了足有两分钟,顾崇积忽然用力摇头道:“我想要的只是真相,如今已经得到了,其他的东西,不是我的我不要。”

  顾崇积也想通了,他父亲当年虽然付出了两个亿,可最后这幅画是被萧景荣与谢培阑竞拍所得。

  谢培阑又把画传给孙女谢依晨,而依晨则把画送给了萧凡。

  萧十三让这幅画合二为一,最终找出了藏宝图,并且在与叶无道的争夺中,得到了画祖宝藏。

  按理说,这东西应该是萧凡的。

  可萧凡却连打开看一看的兴趣都没!

  为了这个宝藏,萧家流离失所,萧凡本人更是经历了无数次生死。

  他现在已经成为了富家翁,没必要对这价值连城的宝贝再起贪心,何况此物只会给人带来无尽的灾难。

  “那干脆上缴国库?”沈追半开玩笑的说道。

  萧凡点头道:“我正有此意!国家对我不薄,杨楠常说我心里只有小家,没有大家。今天我把这批无价之宝无偿捐献给国家,让她知道我也有一颗赤子之心。”

  “小凡,你真的长大了。你爸爸在天之灵,也终于能瞑目了。”袁蝶衣并没有阻拦他,而是被触动,泪眼婆娑。

  沈追则愣住了,他随口的一句玩笑,却不料萧凡当了真。

  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萧凡请杨楠过来了,原来他早有打算把这批宝藏交给国家。

  萧凡却忽然扭头对顾崇积道:“崇积,我留下你的原因,除了让你知道二十多年前的旧事,还有就是希望能跟你联名捐献。因为这批珍宝不止属于我,还属于你们顾家,属于谢家……”

  联名捐献,萧凡、谢依晨与顾崇积三人,这是画祖宝藏的拥有者,这个功劳萧凡一个人不独吞!

  “荣幸之至!”顾崇积说完,冲着萧凡用力一鞠躬。

  萧凡把他扶起来的时候,他早已经是泪流满面。

  为了查清楚二十多年前的弥天骗局,他加入了十三郎工作室,跟着萧凡做了很多调查,他也私底下做了不少调查。

  可始终离真相很远,一度让他想要放弃。却没想到,萧凡帮他完成了这一切,给了他一个联名捐献的殊荣。

  抛开这个荣耀会给他将来带来多大的便利,他真正激动的,是他证明了父亲当年的选择没错,终于可以让父母在天之灵瞑目了。

  如今亲手把这批宝贝送入国库,让一切的恩怨尘埃落定,终结掉画祖宝藏引起的风波,这么多么荣幸的事?

  门外响起敲门声,接着杨楠走了进来,她看到众人相安无事之后,很明显松了口气。

  来不及客套,沈追就把萧凡等人准备捐献画祖宝藏的决定告诉杨楠。

  后者浑身一震,忽然拱手,冲着顾崇积与萧凡来了一个江湖礼。

  “你这看着太怪异了!”萧凡也赶紧回了个礼。

  杨楠直视着萧凡道:“看来我要收回对你的看法了,上面选你做013号分所的所长,不无道理。”

  “那是,人家乔主任是经过专门考察的,不像你,主观臆断。”萧凡耸了耸肩。

  杨楠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低头看了眼箱子,“委屈了你,我回头再郑重给你道歉。不过我现在要先把箱子运走,让后请示上面,估计今晚没得睡了。”

  萧凡点头,杨楠立即打了电话,直接申请了武警特警护送,而且明确要求荷枪实弹。

  放下电话后,她才发现箱子没有打开过,诧异的问道:“你们不看看里面的东西吗?”

  众人都看向萧凡,其实他们都很想看。

  可萧凡摇了摇头,“两个原因,一是怕我这里没有保护措施,一开箱子画全废了。二是我怕开了箱子以后,我会改变主意。”

  众人纷纷笑了起来,萧凡说的两个原因,都具有很强的说服力。

  于是这个箱子没有开!

  等待的时候,顾崇积跟沈追纷纷告辞,夜深了,他们作为男的,留在主楼不妥。

  袁蝶衣打了个哈欠,也上楼去休息了。

  客厅只剩下杨楠跟萧凡,两人一时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

  “以前你答应帮我办两件事,第一件调查薛家开设地下手术室的案子,你办成了。这次你上缴画祖宝藏,第二件事就扯平了。”杨楠忽然开口。

  萧凡愣了下,立即不干了,“那不行,这么重要的事儿你说扯平就扯平?”

  “那你还想怎么着?”杨楠翻了个白眼。

  “至少……至少也要有点奖励啊!”萧凡忽然玩味的笑了笑。

  杨楠愣了下,警惕的上下看了他几眼,说道:“这么珍贵的东西,国家自然会给你颁发荣誉证书跟奖金,还会提高你的信用度,记大功。”

  “我又不贪恋那点东西,我是想要你的私人奖励。”萧凡有意为难杨楠,说完侧过身子仰起头,等她的回应。

  杨楠站在他身边忽然紧张起来,喘息竟然也快了,似乎在犹豫。

  片刻,她忽然扭头凑了上来,然后轻轻的在萧凡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萧凡当时就僵住了,他真没想过挟恩邀报,也没想过要让人家领导来亲他一口。他只是想要看她为难的样子,或者说她给自己在工作上开点小差。

  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亲吻了他!

  “你……”萧凡差点质问出声,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那样只会让人家太尴尬。

  一时之间,气氛尴尬无比。

  

章节目录

我的美少女大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拓跋小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拓跋小妖并收藏我的美少女大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