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条红瘤怪蛇应该来到此处不久,在那新发出的新嫩草植之上压出了清晰的痕迹,即便是隔着及腰深的草丛,秦远也能很容易找到。

  他沿着怪蛇爬行的痕迹,快步向前,但同时也打足了精神,细心留意四周,蛇类虽然有领地的意识,可鬼知道这里会不会有那怪蛇的同类?万一有一公一母,他打死了这一条,另外一条不跟他拼命才怪呢!

  那红瘤怪蛇脚程也是相当了得,秦远一路追寻,弯弯绕绕,竟然走出去了将近十公里远,仍旧没有找到它的蛇窝在何处。

  忽然,秦远停下了脚步,看着前面,双眼发直。

  在他前方的不远处,又出现了一条蛇形的痕迹,而且相当的震撼,那压倒的草木根本不用从草叶中间寻找,只要不是瞎子便能瞧见,约莫一只手臂宽,弯弯曲曲,被压倒的草木上还被切断的断茬,异常平滑,如同锋利的刀刃所为。

  秦远咧咧嘴,那肯定不是谁闲的蛋疼做出来的,那是另外一条巨大无比的大蛇辗轧而过,以鳞片切断草植,猖狂远去!

  那条蛇大了被秦远斩杀的那条十倍不止,其修为最少估计也要往十倍了去说,秦远也只能如此猜测,毕竟他哪怕加上辛午的经历,也从未见过这等怪蛇,其修为与体型之间的对应关系如何,他是想不出来的。

  少了说足有十倍的实力,那足够秦远喝一壶的,真正实力最少也是要与孟平章相差不远,再加上它的毒液,恐怕还要胜出几分。

  按照他以往的行事风格,三十六走为上是最合适恰当的,但是思来想去,秦远竟是狠狠一咬牙,沿着巨蛇的行去的方向追寻而去。

  富贵险中求,秦远此时对力量的饥渴可以与穷鳖见到金山相提并论,哪里能舍弃这个好的一个机会。

  这条小蛇肚子里都有这么一滴大妖之血,那条大蟒肚子里说不定会带着更多。

  哪怕没能找到大妖之血,即便斗不过那条巨蟒,秦远去瞅上两眼,过一下眼瘾,心里也会安定一些。

  说干就干,秦远沿着巨蟒行过的痕迹快速而行,虽然快速行进,但依旧没有掉以轻心,双目泛光,耳朵竖起,随时都在注意着两边的风吹草动。

  脚下的绿草在快速向身后驰去,天上的白云悠然而过,而那片仿似伫立天边,直插云霄的雪峰也渐渐来了秦远面前。

  没过多久,他便站到了雪峰的山脚之下。

  此时的他没有心情隔着眼前这座小山丘去欣赏那参天直上,坡势陡峭的雪峰盛景,也没有多少心思去多留意身边的碗口大小的莲花状青色花朵,他屏气凝神,步履轻盈,几无声息,仿佛如一匹正在渐渐接近猎物的狼。

  方天画戟持在手中,大铁剑静悬身侧,只要稍有风吹草动,他便会暴然而起。

  之前在那红瘤黑蟒嘴中闻到的甜腥味道再次出现,此时他身处在一片参天树林中,树林里云烟缭绕,几如传说中仙人对弈的仙境,又像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毒瘴之地。

  踩在那被巨蟒辗轧过的厚厚落叶之上,秦远缓缓前行,慢慢攀上眼前的这座小山丘。

  忽然,几丝轻响传进了他的耳中,那是落在地上的枯枝被重物压折的声音。

  秦远身子一僵,连忙四下望去,除了枝头的鸟儿跳跃之外,再无任何活物出现在视线之中。

  “咔嚓,咔嚓……”

  又是几声轻微的响动传了过来,秦远此时听清楚,那枝杈断折的声音是来自眼前这座小山丘后面。

  秦远小心翼翼的爬上了这座山头,便看到山脊侧脸的另外一处山坡上,有着一个巨大的洞口,如同凡尘之中的高速隧道一般巨大,里面吸黑一片,不时有白色的雾气自其中溢出。

  在那洞口外有五个人,正在紧张的布置阵法,地上按照九宫八卦方位插着几十把飞剑,应该是剑阵的模样。

  五人之中的一个白须老者从储物手环中拿出了一张莹白色的大网,大网之上流光闪烁,他将其铺在地上,小心用泥土草皮掩盖。

  而让秦远奇异的是,那五个人统一的黑色长衫左胸位置,竟然都刺绣着“十方宗”字样!

  冤家路窄!

  秦远几天前刚刚打探清楚进入此地的十方宗还有一队五人的人马,十方宗暗部,没想到在此处被他遇到了。

  秦远看了一会儿,见到他们一点点将那张巨忘埋下,哪里能不知道他们的算盘,肯定是在打那山洞之中巨蟒的主意。

  如果是没遇到也就罢了,既然遇到了,又在与秦远抢食儿,那秦远无论如何都要送他们一个大大的见面礼。

  想了一会儿,秦远看到树梢摇曳的树叶,嘴角勾出几道阴测测的笑纹,取出一张黄表纸,在上面画了几个符箓,又拿出一只瓷瓶,用那张爆裂符包好,而后轻轻退去。

  “老五,剑阵布置的怎么样?”那花白老者传音入密问道。

  “差不多了,再埋几颗阵盘便可。”

  “拿下这头畜生,能换不少师门赏赐,大家伙都小心了,在布置完毕之前,万万不可惊动它。”

  “要是孟长老在这里就好,加上他以及他随从,我们便可以直接冲进去,将这畜生拖出来!”

  “别做梦了,孟平章已经被秦远那小鬼斩了,他要是能来,反正我不敢用,奶奶的,真没想到他竟然是一具尸,难怪那般的心狠手辣,死变态一个!”

  “不过秦远那小子也算是了得,竟然率人斩了那么多合道境高手,最不可思议地是还把孟长老斩落马下!”

  “呵呵,徒为我们做嫁衣而已,等解决了这头畜生,我们再去找他,呵呵,师门只要他的脑袋,对他的女人和家底却没有要求.”

  “哈哈,听说跟在秦远身边的两个女人都是极品,只是不知道被那小兔崽子用过没有……”

  就在几人一边布置着阵法,一边嘻嘻哈哈地聊着闲篇做着美梦之时,远处的山坡顶上,忽然发出一声“咔嚓”声响,那声音十分的轻微,轻微到如同鸟儿在树枝上的蹦跳。

  “什么动静?”

  即便秦远将那爆裂符的威力限制到了最小,小到仅仅可以打开瓷瓶瓶盖,可依旧引起了其中一位身材矮小瘦削,长着一对招风耳朵的中年男子注意。

  听到他发出的警示,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捉刀的捉刀,持剑的持剑,弯弓的弯弓,凝神戒备,蓄势待发。

  他们极其警惕地看向四周,也同时注意着身后那黑兮兮洞穴中的动静。

  另外一位眼睛极大,瞳中精光四溢的女子,则是小心来到洞府上方的半山腰之地,小心打量着四方,注意着任何的风吹草动。

  “什么味道?”

  山峰细微,将一股甜腥气味送到了他们身边,那须发花白的老者猛地面色大变,此时其他人也闻到了同样的味道,同样吓变了脸色。

  “退!我们可能被人阴了!”

  花白头发老者沉声喝道,当机立断,在蟒洞洞口留下血腥味,那不是找死就是送别人去死,而从此时的情景来看,极有可能是后者。

  另外几人有些疑惑,但没人反对,这么多年来腥风血雨中走来,让他们对老者无比的信任,比信任自己还要信任,没有任何犹疑,剑阵与那巨网俱都不管,就要逃离。

  他们要在那血腥味传进洞中之前快速离开,找出那个阴他们之人,日后再返回此地,图谋那条巨大的畜生。

  可是他们还是低估了那淡淡血腥味的威力,因为那是秦远之前斩落的红瘤怪蛇的蛇首!

  秦远一路从走来,从它们留下的痕迹来看,可以判断出它们非常亲密,那条小蛇不是大蛇的子嗣就是它的雄性配偶。

  在自然界中雌蛇的体型一般都要比雄蛇大上一些,只是眼前的巨大过了头。

  秦远不管它们究竟是娘俩还是两口子,反正那巨蟒绝对不会对那小蛇的死无动于衷。

  “轰!”

  秦远猜对了,十方宗暗部的那五人倒血霉了!

  没等他们迈开脚步,巨大的山洞中骤然发出了一阵巨大轰鸣,大地震颤,洞顶岩石簌簌落下,嬉戏在枝杈的鸟儿仓皇而逃,一条水缸粗细的黑色巨蟒,如同一列轰隆隆驶来的列车,带着愤怒的嘶吼,冲了出来!

  秦远看清楚那巨蟒之时,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巨蟒比他想象的还要巨大,黑色鳞片凛凛,每一片都有巴掌大小,如同一副铁甲套在它的身上。

  它的头上没有那红色的肉瘤,取而代之的则是两只小小的红色犄角,这已经脱离了蛇类的范畴,它变成了蛟!

  “剑阵!”

  那老者骤然回身,厉声爆喝,另外几人在他“剑阵”二字刚刚出口之时,便开始动手,一人手执一方黑色圆盘,圆盘之上绘刻繁密阵纹,被几人同时催动,光芒闪烁,而地上的剑阵则是骤然飞起,向那巨蟒绞杀而去。

  将近一半的宝剑飞起,如同燕群般刺在了巨蟒的头颅上,火星迸射,鳞片脱落,蛇血喷涌……

  

章节目录

都市最强地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岱岳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岱岳峰并收藏都市最强地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