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城市修行界偏安一隅,天高皇帝远,多少年来都未曾有过太大事情发生,但是这新任城主上任,便带来了数次轰动事件。

  前几天他刚刚在数千人的目光之下,点醒一处廉贞独火之地,将那块看似无用废土,变成一块良田美地,让无数底层修者心情大震,看到了美好生活的希望。

  然而,仅仅三天时间过去,又是一件大事发生,经过前几次事件的推波助澜,以更加恣意的姿态冲击着莱城市修者的麻木数十年的神经线。

  莱城市一处上世纪的老旧破败小区中,一个不知何年代就存在的小茶摊上,几位或老或少,或是身穿练功服或是长发扎成丸子头的人坐在一张泛着枯黄之色,茶渍浸透木质纹理难以清洗的桌几前。

  “听说了吗,咱们的城主大人又点龙成功,又给咱们弄出了两三千亩的肥土!”一位鹤发鸡皮,手里挎着一个印有“XX理财产品”字样的老阿姨,喝了一口大碗茶,抻着脑袋,凑近几人,神秘兮兮地说道。

  对面坐着的是一位身穿练功服的老头子,他表面上是一位远近闻名且收费不低的太极拳教练,实际上却是一位修为颇高,已达四品的修者。

  气定神闲,渊渟岳峙的老人,听到老太太的这句话,号称是鸽子难飞的手掌,竟是忽然抖动,手中的大碗茶泼出来一半,瞪着一双老迈却不昏黄的眼睛,道:

  “你听谁胡说八道呢?小秦城主前两天刚刚点龙,我当时也在场,因为山神之子捣乱,他旧伤发作,口吐鲜血,这还没好好休息呢,怎么会再次点龙?肯定是有人乱传消息!”

  “跟你说过多少次,闲来无事多修身养性,切莫去跟那些社会盲流瞎闹腾,你以好好的三品修者,不练功打坐,天天去跑理财公司,还只拿礼品不投钱,像什么样子!”

  老太太被数落的勃然大怒,道:“你个老不死的倒是能耐,一百六十多岁的人了,还学人年轻人打发胶抹发蜡,一天到晚不是顶在女学生身后教导太极拳,就是跟按摩店的小浪蹄子微信视频,就不能要点老脸?!我都替你臊得慌!”

  “老太婆,你别血口喷人!”

  “老不死的,是你先胡说八道!”

  眼见两人一言不合就开始互揭老底,坐在他们中间的其中一位扎着丸子头的中年修者,无奈道:“我说两位老前辈,这都斗嘴一百多年了,就不嫌无趣吗?先停一停,花婆婆,您跟我们好好说说,秦城主又点龙了?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有什么好处,你给花生油啊?”

  花婆婆恨恨踢了一脚脚下的小桶花生油,那是她刚刚听完理财公司讲师的一通忽悠,从他们手中忽悠来的花生油,“我儿子就在贪狼卫,今天早晨他亲口告诉我的,我们的小秦城主刚刚又点醒大片灵田,就在那廉贞独火地不远处,这还能有假?”

  “就在廉贞独火地不远处?”那丸子头中年男人微微皱眉,道:“不可能啊,那里的地形我们去看了无数次,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怎么会又点醒一块灵田呢?老夫做地理师傅也有些年头了,点醒的灵田地炉加起来也有十几处,怎么能看走眼!”

  “呵呵,你倒是眼睛光亮,可那廉贞独火地你看出蹊跷来了?人家小秦城主刚来莱城市,三下五除二就把这廉贞独火地收拾利落了,你白活了这么大的年纪!”花婆婆气冲冲说道。

  丸子头中年男人苦笑一声,道:“照你这么说,我这双招子确实跟瞎了差不多,秦小城主能够看出来的东西,我还真看不透。不跟你们多聊了,我要去那里瞅瞅去,看看小秦城主到底怎么能把一块平庸之地变成灵田的!”

  “老吕啊,这事你看了也白看,小秦城主是从深处地脉着手,而且是将地脉大肆改动,硬生生人为制造出来一块灵田,你能看懂什么?”

  已经在这里开大碗茶馆二百多个年头,历经数不清风风雨雨的老板,微驼着腰背走了过来,给每人添满茶水,笑着说道。

  被称为老吕的丸子头中年男人,看着那老板,道:“小秦城主在人为制造灵田?这怎么可能?那可是六品以上修者才能做到的事情,他现在只不过是刚入四品,怎么能做到?”

  “六品以上的修者才能改龙换脉,这的确不错,可是那只是使用正常的大法力手段,可别忘了,咱们这个世界中还有很多宝物可以帮助地理师傅换龙改脉,小秦城主运气不错,人品更好,就得到了这么一件可以替代大法力的宝贝,而且毫不惜财的用到了那地脉之上!”

  “你是说……山神之子?”老吕瞪大眼睛道。

  大碗茶茶馆老板笑道:“是啊,就是那山神之子,当时我听秦城主说留着这东西还有用处,确实也没有想到他会别出心裁的用到此处,直到前日我闲来无事,去那里走了一趟,就看到秦先生把那藤蔓拴在一只小追风金鼠的尾巴上,让它拖入地下,这才意识到他要做什么。”

  “山神之子、追风金鼠加上小秦城主那神乎其神的风水点龙术,的确可以做到改龙换脉。”老吕沉吟片刻,叹息一声说道,大有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拍死在沙滩上的无奈感慨。

  那不着调的太极拳老师傅也在感慨,道:“小秦城主是个做大事的人物,身负重伤,依旧心系莱城,此等胸怀,才是我等屁民之福。只是可惜了那山神之子,若是找个好主顾卖出去,那可是能够堆积成小山一样的灵璧啊!”

  “脑子里面装的是污~秽,眼睛里看的全是铜臭!”

  “死老太婆,你品行好为何还一年听三百场宣讲会,收一百桶花生油,二百斤面条,却白占人便宜,自己一毛不拔?”

  ……

  莱城市修行界中,类似此等的言谈争论不计其数,有人消息灵通,有人耳朵长听得远,当然也有人抵死不信,但无论如何,这个消息已经在莱城市修行界中不胫而走,近乎人人知晓。

  甚至有人还专门跑到了传言位置,以独门手法催熟几株灵果,结出来的果子晶莹剔透,芳香四溢,让人垂涎欲滴,而且还专门录制下视频,放到了网上,短短半天时间,已经在莱城市修行界论坛中传播极广,点击量更是达到了莱城市人口数量的十倍有余。

  不仅仅是莱城市,还被有心人士转载到了其他城池论坛之中,秦远因为前几日的点龙而处于风口浪尖之处,风头还未落下,此时又是风急浪涌,推动着他的声明再上一层楼。

  当然,也有很多人不相信,认为这是无稽之谈,前两日刚刚吐血重伤,再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也不可能紧接着就大动干戈吧?

  更有人坚持认为,此事绝对是以讹传讹,甚至是秦远故意派水军放的烟幕弹,寻龙点脉是个苦差事,哪里能像捡大白菜一样?

  而仅仅是过了一天,城主府就放出告知:“秦城主再次点龙三千亩,低价租赁,租期三十年,租金可一次缴清,也可逐年缴纳,租赁人只限莱城市修行界修者。”

  这个消息一出来,各方简直就是炸了锅。

  “是哪个混蛋玩意儿在那里大放厥词,说秦城主只有小才华而无大智慧,早晚会跌跟头的?老子信了你的邪!要不是听你们这群王八犊子的连篇鬼话,老子早就卷着铺盖卷,到莱城市修行界报到了!”

  “次哦,我也是听了一些王八蛋的瞎扯淡,留在黄城市观望,想看清楚情况再去,妈的,果然不能听网上的瞎分析,听他们的鬼话,吃屎都赶不上热的!”

  “哈哈,兄弟们,哥哥先走一步了,咱可是早就告诉过你们,秦城主的人品那是杠杠的,事实也证明了他的确值得信任,咱已经收拾好东西,正在赶往莱城市修行界的路上了!”

  ……

  城主府中,竹林深处,秦远坐在一处竹椅之上,身前翠绿的竹几上摆放一只精致紫砂小壶,壶中茶香飘逸,头顶几只五彩小鸟跳跃欢叫不停。

  他双目微闭,念力涌动,惊雷碑在身前起起伏伏。

  本命法宝想要温养得当,使用流畅,需要一个水磨工夫,念力为水,不断浸润,日久天长之后,才能做到真正心神相通,器随念动。

  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位出尘美丽的女子迈着轻盈的步伐,碧绿色的长裙飘飘,随风而舞。

  秦远睁开眼睛,看到来人是胡小仙,笑了起来,道:“小仙,来,尝尝别人刚送我的清心茶,之前不懂品茗,经常大碗干,现在真正有了好茶好水,慢慢品尝,还真不是一般的滋味。”

  胡小仙坐了下来,却是没有动茶杯,而是将一只手机递给了秦远,道:“我觉得我们的背后有一只推手,在推着我们前进。”

  “哦?怎么说?”

  胡小仙指了指其中一个帖子,道:“你看一下,这个帖子,点击量已经到了十万多,咱们莱城市统共有几个人,怎么可能这么高?”

  

章节目录

都市最强地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岱岳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岱岳峰并收藏都市最强地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