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后跟我混吧。”这是赵山河坐下来以后,说的第一句话。

  金中彪听见赵山河的这句话,差点炸毛了,金中彪第一反应就是,你姥姥的,虐了我那么多次,老子不弄死你就算不错了,还想叫我跟你混??但是这句话他可说不出来,再冷静下来想一想,说实话,金中彪确实还有点心动了,

  为什么?如果真的跟赵山河混,那么所有的场子,所有的对头,恐怕只要赵山河一个人,恐怕就都可以扫掉了吧?有这样的老大,他在天波市的道上,岂不是可以横行?

  可是金中彪明白他可万万不能答应,他现在的老板和金主是丁家。赵山河确实狠,可是他毕竟只不过是一个人而已,拳脚再好又能如何?丁家有人又有钱!赵山河再强,能与丁家抗衡吗?能与整个丁氏公司抗衡吗?

  “怎么了?你觉得我没资格当你大哥?”赵山河看了一眼金中彪道。

  金中彪看了一眼赵山河,摇了摇头部,笑着说道:“当然不是了。赵哥,我比谁都晓得你的本事,可是……”

  “可是啥?”赵山河开口问道,“有话直说好了。”

  金中彪干脆如实的说,笑着说道:“虽然我表面看上去很风光,手下还有上百号的马仔,可是说句真心的,我那根本算不了啥,因为这一切都是丁同方给我的,他一句话,我这些东西随时都可以被他收走,我只不过是跟着他混的而已,他才是我的老板。”

  这些不出赵山河所料,他点了点头,道:“所以你顾忌这个?你觉得我赵山河不是丁家的对手,跟我混没有前途,早晚会被丁家灭了?”

  金中彪没有出声,赵山河说的正是他心中想的,赵山河也没有任何夸张惊讶,金中彪这时候的想法,着实是再正常不过。赵山河清楚,金中彪心中的顾忌,纵然是他换在他的位置上,只怕也是一样。

  “如果丁家,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呢?”赵山河看了一眼金中彪,笑道。

  金中彪呆了一下,微微一怔。赵山河的话,他不敢答!丁家不是他的对手?这样的话如果从其他人的嘴里说出来,金中彪会当做笑话!丁家的家底他还是比较清楚的,赵山河这话就当他是吹牛逼好了。

  可是赵山河的话,他也不敢反驳。

  他隐隐还感觉,赵山河说这句话时,似乎很有底气!他也不知道赵山河究竟是哪来的自信,可是金中彪感觉他绝对不是想吹牛逼而已,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吹这种牛逼有意义吗?

  “金中彪,你等着瞧吧!我知道这次要收拾我的人不是你,可是,毕竟那些人是你的马仔。我马上就会离开,你有两个选择,当即找丁同方说今天的事。第二,在这等着,看看我跟丁家,究竟谁胜谁负。”

  金中彪一怔,不知道他该说点啥了。

  “我相信你是聪明人,绝对不会做出什么愚蠢的事情。”赵山河微微笑着站起身来,拿出一支烟,又从身后拿出了一把短刀,一块放在桌子上,道,“怎么选,都是你自己的决定。”

  话音一落地,站起身来,走出。

  等赵山河离开了以后,金中彪的马仔才一块冲了进去。

  “大哥,刚才那个男人究竟是什么啊?”蓝发仔的脸上还有血渍,他也顾不上擦,焦急的开口问道。

  他确实还是不懂金中彪究竟在想什么,那个臭小子,敢来他们的场子上动手打人,更让他们感觉到火大的是,那个家伙还当着大家的面虐的是自己的老大!!!

  “啪!”金中彪快速出手,一记耳光狠狠的扇到蓝发仔的脸上,他用的劲儿很大,蓝发仔的脸马上出现了一个五指山。

  “他妈的,我什么都要跟你说吗?你是大哥还是我是大哥!?他奶奶的,我现在就告诉你,如果你想死,我绝对不会拦着你,但是你不要连累我!”金中彪都要被这蓝发仔给气得火冒三丈了。

  “大哥,我……”蓝发仔一手摸着腮帮子,不知道该说啥了。他先前还想到的是,无论如何,他还为金中彪受了赵山河狠狠的一脚,挂彩了呢,这也就是他不擦掉脸上血的原因,便是希望金中彪可以看见这伤,算是立功。

  可是这时候,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啊!金中彪不但没有任何的感动,反而对他刚才的行为感到非常生气!!

  金中彪冷冷的哼了一声,看了一下放在桌子上的烟与短刀,楞在那儿,许久都不出声,没人去打扰他,毕竟不是谁都像蓝发仔这么缺心眼的。

  最后,金中彪眼含深意的叹了一口气,他缓缓走到了桌前,伸手,紧紧的拿起了那根香烟。

  他把烟缓缓放进嘴里,又安静的点着,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个眼圈,金中彪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

  “今天的事,谁也不准往外说,都听到了没有?”金中彪冷冷的哼了一声,道。

  “是……”马仔们齐声道。

  天波市最高档的一个茶楼里,原本喜欢来茶楼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或是一些有品位的成功人士,可今天在茶楼正中的一张桌子前,坐着一对年轻男女,年纪也不大,也就二十出头,因此在他们显得格外的显眼。

  “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你去找了金中彪是吧?”万埃酒捧着手里的茶杯,看了一眼赵山河,道。

  赵山河看了她一眼,心存疑虑的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会不知道?”万埃酒笑了起来,看了一眼赵山河道,“在金中彪的场子里,可还有我不少人的!”

  “你这个女人还真是不一般啊!”赵山河笑道。

  “我也不觉得我跟其他人一样。”万埃酒道。

  赵山河确实不知道他该如何与万埃酒沟通了。他从没遇上过这样的女人,说她轻浮,好像却没给谁占过便宜,并且还会来茶楼喝茶,看她的样子,也确实很享受这种感觉,并非做作。

  可是说她沉稳,便仿如赵天殊那种,也完全不是。因为她是在道上混的,并且还喜欢拿自己开玩乐。赵山河确实很想知道,这样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性子的呢?

  “赵山河,我确实越来越感觉你不简单了。”万埃酒看了一眼赵山河,道。

  “怎么了?”赵山河饶有兴趣的开口问道,“你的感觉一定不准!难道你不觉得,我是个很单纯的家伙吗?”

  万埃酒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自说自话的道:“你不用装成很惊讶的样子。你也知道,你逼金中彪做出选择,可是丁同方绝对会知道这件事的,。”

  “我知道,是因为我在金中彪的身边有自己人,那么丁同方又怎么会没有呢?换句话说,连我都知道的事,丁同方怎么会不知道?这时候金中彪偏偏交代任何人都不准说出去,这说明了啥?我不知道,可是丁同方也许会明白。”

  听了万埃酒的话,赵山河哭笑不得。

  究竟是为什么?难道他隐藏得不够吗?为啥无论他做啥,这些女人都可以猜到呢?跟她们比起来,赵山河觉得自己跟个弱智一样!

  “你是希望金中彪被丁同方赶走吗?”万埃酒看了一眼赵山河,觉得非常蹊跷的开口问道,“可是金中彪不是主角啊!你这么做对你来说也没啥好处的,我不清楚你这么做的原因,可是我相信你有你的理由。”

  赵山河思考了一会儿,哭笑不得道:“其实我做这些事,也没有什么理由。”

  万埃酒呆了一下,稍稍一怔,心存疑虑道,“难道你都是在胡闹而已?”

  “不是。”赵山河端起身前的茶杯,一饮而尽,说道,“其实我是在等丁家来找我!”话音一落地,他站起身来,就要离开来,结果走到了门外,才回头看了一眼万埃酒,笑着说道,“我还是比较喜欢喝白开水。”

  

章节目录

女总裁的天价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白日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日梦并收藏女总裁的天价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