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怎么了?一回来就将自己关在屋子里。”

  午后的阳光很好,陈平安收拾好了房间,然后便走进了房间。

  白倾城躺在床上,侧身背对着陈平安,一言不发。

  “倾城,是不是不舒服呀……”

  陈平安一边说话之间一边走到了白倾城的面前,坐在白倾城的身边。

  “倾城,你怎么哭了……”

  原本以为是因为困倦,午休的白倾城这会儿却是泪眼婆娑,十分的委屈。

  白倾城当即坐起身,然后紧紧的抱着陈平安,眼泪在这会儿更加的肆意了。

  似乎要将心理的难受都一股脑儿的发泄出来一般。

  “倾城,不哭了,不哭了……怎么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陈平安轻轻的拍着因为哭泣微微颤抖的白倾城,心疼死了。

  “平安,你说是不是天百集团就此破产了,我们家的清泉酒业也要跟着消失了?”

  白倾城几乎是带着哭腔说的。

  “不会的……”

  “你又骗我,怎么不会,我回来的路上爸爸就给我打电话了,他去银行人家直接不见他,而且银行马上就会走司法程序,评估天百集团的价值,然后公开拍卖,用来抵扣债务。爸爸说只要一评估,清泉酒业也就不能进行买卖了,会一起被公开拍卖。”

  陈平安心疼的看着眼前哭成一个泪人的白倾城。

  “天百集团破产就破产呀,反正你都被公司开除了,你想想奶奶他们当初是怎么对你的,你……”

  “平安……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乎那些干什么,天百集团再怎么也是爷爷留下的,虽然我对爷爷没有什么印象,但我知道他当年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一个人带着所有的人发家致富,白家,还有白家的许多亲戚都是靠着天百集团发家致富,现在如果天百集团没了的话,白家也就彻底的散了……而且就算不为集团公司考虑,也要为我们的清泉酒业,那可是爸爸的心血。”

  “只可惜……这一切马上就都没了……”

  陈平安伸手轻轻的拭干白倾城的眼泪。

  然后笑着道:“只要是我们倾城不想的事儿,我都会满足你。”

  “你……又这样说,平安,我只是觉得不管是爷爷还是爸爸都挺不容易的,奶奶也挺不容易的,爸爸说他很对不起爷爷奶奶,虽然我不知道其中发生什么事情,但我想爸爸一定不会希望看到这一切的发生。”

  “可是……现在似乎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了,爸爸今天几乎一天都呆在银行,跑遍了整个滨城的大银行,都没有人愿意见他。”

  陈平安轻轻的抚摸着白倾城的秀发。

  “倾城,如果我说我已经帮你联系好了宁姐,也去和银行交涉了,你相信吗?”

  白倾城突然抬头,一双大眼睛看着陈平安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上午的时候,我去找宁姐说了这事,然后宁姐就带我去银行交涉了一下,只是你知道对于这些我也不太懂,所以……但是我有这个名片,就是这个人,你去找他就行了,上午的时候宁姐都已经交涉好了。”

  说话之间陈平安更是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白倾城。

  白倾城有些震惊的接过名片。

  “滨城人民银行行长,戴庆生!”

  “平安,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当看到名片的时候的白倾城顿时震惊了,难以置信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你看到上面写了一个电话号码,到时候你打下面那个号码,是戴行长的私人电话,上午的时候他说了,有沈氏集团担保,贷款只要不超过五十亿都没有问题,不过需要推荐个人来谈,我和宁姐一致推荐的就是你。”

  啊?

  “平安,我……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行!”

  这会儿的白倾城已经完全相信了陈平安。

  只是她心里更多的是感动,她没想到陈平安竟敢悄悄的做了这么多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事情。

  “哪儿不行?是身体不行,还是……”

  说话之间白倾城的手便不老实起来。

  “啊啊……平安,你又开始坏了……”

  似乎因为这件事有了转机让白倾城的心情突然之间好了许多,她直接一把抱住陈平安,然后便深深的吻在了陈平安的嘴唇上……

  两个人都是心跳骤然加快。

  似乎因为在白天,都是红着一张脸蛋。

  “平安,谢谢你。”

  “你是我老婆,我说过,只要你不想看到的事情,我就绝对不会让他发生!”

  白倾城听到陈平安的话,心里就跟吃了蜜糖一般的甜蜜。

  “为了奖励你,我决定以身相许了……”

  说话之间白倾城便直接大胆的直接将陈平安给推倒在了床上……

  ……

  而在白家的别墅之中。

  王秀云坐在沙发上,在他身边站着的是几个公司的高层元老。

  因为郭彩凤知道了白勇胜被绑架的事情之后,这些高层元老也是知道了,好在王秀云控制的及时,不然的话,绝对的引起原本就已经恐慌的集团公司彻底的崩塌,到那时怕是天百集团还等不到法院的传票,宣布破产,便就会提早的破产了。

  “董事长,现在怎么办?”

  “要不我们报警吧!”

  “不能报警,这些人既然敢在这个时候绑架勇胜,那就说明他们根本就不怕报警,我只是在想他们说勇胜欠了他们五千万的尾款,到底是什么生意,有这么大的一个漏洞。”

  “是呀,这几天我们可是一笔一笔的将公司所有账目都过目了,根本就没有什么五千万的尾款账目呀……”

  听到这话当即郭明凤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道:“这些人就是趁火打劫,哪儿是什么我们家勇胜欠他们尾款,就是明白了绑票。”

  几人听了之后都是点点头。

  “妈,这件事我去打听了,道上的人说勇胜之前的确是找这些人办事了,而且事情做了之后没有付钱,所以才会有现在的局面。”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情?”

  几个高层都是有些惊讶的看着白勇光。

  “大哥,你怎么去查,你可不能信口开河呀,我们家勇胜怎么会和道上的人有牵连,而且五千万,这是做什么生意呀,根本就不可能,你可不要在我们勇胜生死未知的节骨眼上挑拨关系呀……你说你这是安的什么心呀!”

  “我……”

  “人家当大哥的,弟弟要是出事了,早就到处去想办法,筹钱了,你呢,你竟然还在怀疑我们家勇胜和道上的人有牵连,我看你这就是报复……报复我们家勇胜之前占了你的公司……”

  “够了……都什么时候,还在闹!”

  王秀云冷冷的看了两人一眼,这会儿又是看向了白勇光。

  “勇光,你今天去跑了一天银行,到底什么情况?有没有转机?”

  很明显的问出这样的话,王秀云也是没有多大的信心了……

  白勇光摇摇头。

  “奶奶,要说我,现在还是得靠妹妹,我们现在真的很需要钱,奶奶你赶紧给渝城薛家打电话,现在只有他们能够帮助我们白家了。”

  “是呀,妈,现在只有尽快的让金莲和龙涛履行婚约才能通过这层关系来拯救我们白家。不然我们白家真的就要破产了!到时候你让我们怎么活呀……而且现在我们没钱,勇胜怎么办呀,勇胜还在那些歹徒的手上……万一……啊……呜呜呜……我们一家也只有不活了。”

  这会儿的郭彩凤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哭了出来。

  而这会儿天百集团的几个高层还有白勇光都是一脸懵逼,他们虽然听过渝城薛家,但却从来都不知道白家竟然还和这样的大家族有关系?

  “妈,这是……”

  几个天百集团的高层都是看向了白勇光,自然白勇光便开口问道。

  “你们不知道吧,渝城薛家的大少爷薛龙涛和我妹妹金莲有婚约,最近这个薛家大少爷正好回来了,只要薛家能够帮忙的话,我们白家这次危机就能度过去。”

  白连山当即开口说道。

  这会儿的白勇光眉头微微一皱,这件事他却是从未听说过。

  “妈,真有这事儿?”

  王秀云这会儿只有点点头,然后有些无力道:“但我之前已经给薛家打电话了,只是那边一直都没有人接电话,很明显的他们是在故意躲着我们。”

  啊?

  听到这话郭明凤和白连山都是惊呼一声。

  “奶奶,不可能……你说什么……绝对不可能,你再打电话,打电话……”

  听到这话,正在房间里练瑜伽的白金莲顿时如遭雷击,当即快步走了出来,脸上险些都快要落泪了。

  这可是她所有的希望,她所有翻身成名的希望呀!

  王秀云一脸的无可奈何……寻思着就再打一次电话吧。

  但就在王秀云刚刚掏出电话的时候,突然之间门口响起了一阵车鸣声。

  站在门口的老管家将门一打开,在场的人都是彻底愣住了,清一色的豪车。

  然后一个中年男子从车里走出来。

  “渝城薛家管家前来拜谒白老太太。”

  渝城,薛家?

  在场的几人都是浑身一震。

  “大少爷因为临时有事,所以决定下个月再来滨城,备了一些薄礼,还望白老太笑纳。”

  说话之间顿时后面的车门一一打开,顿时就有人将一个个精致的礼盒从后备箱之中拿出来,然后一一的摆放在那别墅的院子里。

  就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一个个的礼盒整整齐齐的摆放好,将整个院子都放满了。

  “打开!”

  最后十几个人提着统一的黑色大皮箱。

  随着这个中年男子一声令下,一个个的将箱子打开。

  全部都是红彤彤的钞票。

  “现金三千万!”

  全场震惊。

  这哪儿是什么薄礼,这分明就是渝城薛家下的聘礼。

  而且还是天价聘礼!

  看着眼前那堆满了院子的精致礼品盒,还有那一箱箱的现金,足足三千万!

  白金莲的脸上早已经是泪流满面……

  终于,我白金莲还是等来了这一天!

  

章节目录

你是我的全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欢笑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欢笑红尘并收藏你是我的全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