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崽子们商讨大半天,依然是不得结果。

  神医府邸。

  谢晋这几日一直是悠哉悠哉地品茶,要不就是再逗趣几只笼中的小鸟,日子过得十分的惬意。

  顶多他再听听秦怡汇报一些神医府医药制作,或是那几名崽子的学业情况。

  “报,黄宫来信笺,说有要事请老神医前去商讨。”一名小厮恭恭敬敬地呈上一封信笺,躬身禀报道。

  “恩。”谢晋点头道,那名小厮便转身退下。

  谢晋微微勾起嘴角,脸上显出一丝冷笑来。

  “这个老家伙终究还是坐不住了。呵呵。”他心下冷笑道。

  “老神医,是不是黄宫来的信笺?您要去黄宫吗?”小仙祖不知何时听闻黄宫来了信笺,便跑来大厅问谢晋道。

  “嗯,消息倒是灵通得很嘛。”谢晋道。

  “嘻嘻!”小家伙嘻嘻一笑,吐了吐舌头。

  “我和老神医一起。”这个小家伙又做了个怪脸嬉笑道。

  “呵呵,也罢!好好去说说你那顽固思想派的老祖宗!”谢晋打趣道。

  早晨信笺送来,午后谢晋便于那小家伙抵达黄宫大殿。

  几名传话的将士早已奔去通报。

  待得谢晋和小家伙到达大殿之上,那老先祖便早早等候在大殿上,威严端坐于椅子上。

  “老神医,快快请坐。”老家伙连忙朗声说道。

  谢晋并不多看那只狼黄狼子崽子,他移步至一旁早已备好的椅子上,缓缓坐定。

  “老祖宗,嘻嘻,俺也回来了。”小仙祖满口撒娇的语气道。一脸笑嘻嘻的模样。

  “呵呵,我耳不聋眼不瞎,早看见了。”老崽子故意道,脸上却是堆满慈爱神色。

  “嘻嘻,俺就是想您了,回来看看您。”小家伙继续一脸笑嘻嘻道。

  “呵呵,你这个小鬼头。此话当真?”老家伙故意嗔道。

  “嘻嘻!当然!夜不能寐!正好老神医收到老祖宗的信笺,我便就跟随着一道回来了。”小家伙一脸无辜道,脸上却是一派嘻嘻笑意。

  这个小家伙正在老家伙的怀里蹭来蹭去,模样也像是极为享受一般。

  谢晋坐于椅子上,自顾自地抿着茶水,不去打断这一老一小相聚时光。

  他心里倒是微微被触动一番。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子孙来。那种享受儿孙都围在周围的感觉,让他心里暖洋洋的。更是对家人多了些怀念来。

  这种其乐融融家庭的温暖令谢晋多了几分柔和面色。

  他原本是对那老崽子,不想过多理睬。

  来之前,他便想好了:“反正这神医府以后便是他们黄仙界的所有家当,他们若是百般怀疑,退却不前,那他谢晋也没必要再和他们扯淡。

  那些个僵直畜生脑袋,他谢晋可不想好端端的和自己过不去。

  别再自己出了老力气,反而还不讨好!何必呢?何必和自己过不去!

  这些便是谢晋来时想通的话语。

  他可不想自己为这帮榆木脑袋的黄狼崽子们累死累活,而那些崽子们反而是一副别人想害他们的模样。

  他见眼前的老家伙尚且不谈界外玄关招牌的事情,他便悠然地自顾自地品茶。

  “呵呵,你个古灵精怪的小家伙,去一边耍去吧,我和老神医有些要事相谈。”老崽子对小曾孙柔声道。

  “俺也可以听听,俺就在旁边,觉不打扰了您。”小家伙忽闪着大眼睛央求道。

  “也罢!”老家伙无奈,经不过那机灵鬼的几遍央求,只好点头答应。

  老黄狼崽子若有所思道:“老朽已经获晓老神医的消息,只不过老朽不明白这其中的深意。”

  老家伙显然是百思不得其解的神情。

  “今日特地请来老神医请教请教。”老崽子继续道,语气中也不免满是谦虚意味。

  谢晋原本是懒得搭理,或是不再提及此事。怎料到这老崽子却是这般虚心请教来了。

  “呵呵,没成想这只老黄狼崽子学聪明了。”谢晋心下里冷笑道。

  “呵呵,其实这件事我本也是为了这灵物界以后大局着想。但是你们这帮崽子们像是担心这担心那的,一点儿新人也没有,所以最后我还只觉得算了吧。”谢晋缓缓放下茶盏,这才抬起眉眼悠然道。

  “而且,这神医府归根到底还是的归于你黄仙界。和我有毛关系啊!”他又不屑道。

  “这以后硕大的经济收入都将统统流入你黄仙界,我又没有半毛钱串子!我何必去做这样的蠢事!”谢晋接着,又是一通打趣道。

  旁边的小仙祖可不是个一般的孩童,他静静倾听老神医谢晋的每一个字眼。

  只听到硕大的经济收入,他就已经暗暗内心兴奋不已了。这个小家伙暗暗联想到,黄仙界日后在整个灵物界的地位,那可真不是一般的地位。

  即便老神医现在这样不情愿似的和老黄狼崽子这般谈话。但是,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家伙暗暗下定决心,说服老神医再说服老祖宗,进而在完成他的目标。

  “呵呵,老神医哪里的话?我只是不动这其中的更为深层的意义,并不是一股脑地不同意。”老黄狼崽子温言软语道。

  谢晋瞧得出,这只老家伙说的确实是实话,,他也确实是没看透这更深一层的意义。

  ”哎呀,老祖宗,你想想,这日后神医府不就是我黄仙界的嘛。林误解所有的异族都将来我黄仙界神医府求医问药,这久而久之,我黄仙界那地位可是了不得。”小家伙跳到大殿中间位置,兴奋地大声道。

  “不说我黄仙界将来源源不断地流入钱串子;就光是治病救命就是一件大善之举!这世间简直再也没有比这再美不过的事情了!”小家伙得意洋洋地对老祖宗说道。

  谢晋听这娃娃说的头头是道,简单明了,不禁心中暗暗大夸赞这小家伙。

  老家伙听着这个曾孙子兴奋地分析的头头是道,而且竟然能说的让自己一听便明白了。真是不愧他黄仙界唯一的黄家继承人!

  谢晋瞧那老家伙豁然开朗的神色,心下暗喜!

  “当然,刚刚我说的仅仅是我这个孩童能料想到的几分意义而已,想必还有更多的益处呢!”小家伙末了说了这么一句话来。

  “呵呵”谢晋微微笑了笑。他与那黄狼狼崽子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眼。

  次日,黄仙界外。

  榆钱树背后,那另一处结界,顶部位置已经立上“医药府”三字大招牌!

  

章节目录

偷香小农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北方的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方的雨并收藏偷香小农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