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玉若的巨大反应,让孟凡当场愣在原地傻了眼。本来准备上前好生解释一番的道长,这时候也逐渐的打起了退堂鼓,同孟凡一样僵在原地一步也不敢再上前。

  “什么……怎么回事?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吗?”孟凡一脸懵逼的回过头去反问道,为此突然扣在他脑门上的屎盆子表示非常不解!

  “你还有胆子说呢?冒险取这血兰恐怕思想不如说的那般单纯吧!亏我那么相信你,你说什么我都信!什么心里只有我,那些个都是你认为最重要的堪比亲人的单纯关系!我信你个鬼,现在我看哪个跟你关系都不轨!”这一刻里,毒舌刘玉若再一次彰显了她的牛逼之舌。

  明人不说暗话,有什么就说什么。虽然平日里刘玉若在孟凡面前就是个温柔善解人意的小仙女,可是这个时候她可是一点都不可能在淡然默存了!

  女人这个神奇的物种一旦觉得自己遭到了背叛,那可脑子里可是什么都不会再去想也不会再去顾及了,而男人必将是死罪一条。

  “我……”孟凡被刘玉若莫名其妙的一番话给搞得一肚子气,有怒难出甚至面对刘玉若的一腔质控,愣是被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不过天地良心,自己明明清清白白的什么都没有做,而且还一直忠心于眼前的这个女人。如今却要莫名遭到她如此毒舌的质疑,孟凡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却难言。

  “哎呀行了!我是个罪人,都是我!你们两个就不要再相互评判与质疑了。”道长实在见不到自己的兄弟孟凡立了大功不禁没有得到赞扬,如今还要在这里受刘玉若的气蒙受冤屈,所以他打算冒着被危险女人刘玉若一剑挑死的危险,再次上前横插一脚争前恐后卖力解释着。

  “到底怎么回事道长?你倒是说清楚啊!”孟凡实在搞不懂这两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所以着急想要问清楚。

  刘玉若那里肯定是无从下口了,也就只能在道长这里讨个真实情况了。

  见故道长也不再犹豫,同着大家的面说出了实情来:“事情其实是这样的!玉若你先冷静一下,先听老道说!”

  “孟凡兄弟确实没有做任何对不住你的事,我可以以人身安全打包票!也可以用我道百年道行做担保!这小子一直以来对你忠心耿耿绝无二心之说。对江城的那些姐姐妹妹也好,视如亲人的朋友也罢,总之孟凡兄弟与她们的关系真的是干干净净不曾有染!这一点货真价实,是我作为一个旁观者一眼就能看出来的,所以百分百不会掺假!”

  道长努力以诚恳的语气挽回着现在的尴尬局面,也希望刘玉若能听得进去,一切就还有挽救的可能。

  如果早知道涉及二人感情问题会搞得现在如此麻烦,道长说什么都不会用此烂方法去惹刘玉若对孟凡生恨意了。这下血兰是成功取到手了,刘玉若这边的大麻烦可是难立刻解决了。

  “可是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你可不能说违心的话。况且我说过的,你要为你说过的话负责任的!要么说道长你就是怕现在说点大实话,恐影响你与他的兄弟情?”刘玉若听闻道长在面对孟凡时一改刚才所说过的话,瞬间持着法官一样的质疑口气同道长申辩着。

  本来道长还有一肚子要说的话呢!被刘玉若这样一抨击就又立刻摸不着北了。

  “停停停!我的姑奶奶啊!你这嘴不去当个律师什么的真的是屈才了!我可不是因为害怕影响我跟孟凡兄弟的感情才这样替他申辩解释的。主要是人家确实没有做这些,我这是在为他的人格洗白也是在为我良心上的谴责做最后一点安慰呢!”道长再次口气肯定的咬定着自己所言纯属事实没有半点虚晃之言,也希望这一次刘玉若能听心里去。

  可是搞了半天他也没有把最有说服力的原因给说清楚道明白,刘玉若当然不会再信他那易变的鬼话。反正她就觉得无风不起浪,如果没有那回事道长肯定也就不会说!既然说了,那就肯定有这回事!

  看刘玉若依旧没有信任自己现在所说每一句话的意思,道长着急的直挠头。

  “你都干了什么?我只不过是下去摘血兰这屁大点的功夫,你就硬是搞出了这么大的麻烦来?你可真是我亲兄弟啊?”孟凡深感局势不对便开始转过头来以极度不悦的语气对着道长说道。

  虽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可听刘玉若话里话外的意思孟凡也能听出个一二三来,说到底那肯定还是道长做的妖!

  本来面对刘玉若一人的抨击道长这小心脏就已经够受不了得了,现在又多了个来自孟凡的埋怨,此刻的道长可以说是欲哭无泪非常之后悔。

  “来来来!你听我说!”道长拉过孟凡,直接避开了激动的刘玉若,继而同孟凡解释道。

  “孟凡兄弟,其实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刚刚是因为我看玉若对你下不去狠手,就那样如猫蔫一样一次一次的下达着轻微攻击。我明知这样下去肯定不会对你构成分心状态,所以脑子一热才出此下策,说你与江城那三个女人有关系。然后以此来激怒玉若,从而对你恨意上头,自然而然的她就会狠下心来对你发动大攻击,从而达到你想要的分心状态,这样解释乃至我的用心良苦你能明白吗兄弟?”

  道长为了不让自己的兄弟误解自己,所以还是先对孟凡从头到尾的深刻解释了一番。男人肯定会比女人冷静,既然刘玉若暂时听不进去解释,那就先解决孟凡这边的质疑与疑问。道长在一番焦躁之后,深思熟虑的清楚分出了现在的解决方法来。

  如果重来一次,他绝对不会再拿两人的感情为引来。目地是成功达到了,可这个坏人,也被他给成功坐实了。

  到最后不禁哪头都没顾着,还惹得一身不是。这对道长来说,情况也不比孟凡的好不到哪里去,也算是跟着苦逼到家了。

  

章节目录

至尊小农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铜鎏金虎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铜鎏金虎符并收藏至尊小农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