啄玉殿。

奢华、富丽的待客厅内,此时就只坐着两人,准确的说,是两位衣饰华丽、姿容出众的美人。

其中一人,金发碧眼、妩媚妖娆,当然是这啄玉殿的主人,玉贵妃——东丽雅。

另外的一人,有着如瀑布般又长又密的葡萄紫卷发,还有着一双与发色相同的凤眼,姿容比之东丽雅,绝对还要更胜一筹。

眉目如画、肤白胜雪、媚而不妖,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不同的风情魅惑,这便是云泽大陆三大美女之一,塞亚塔的公主——雪姬·赫里,也就是清越的生母。

“哼~~~好大的胆子,居然调查到本宫的头上来了!”

东丽雅气愤的将手中的翡翠骨扇重重的摔在地上。

“那么生气做什么?”

雪姬·赫里悠闲的抿了口茶,笑道。

“他们也就只敢象征性的问一问罢了,难道,还真能拿你我怎样么?”

“哼,还不是你,让你秘密带一个人进宫都能留下马脚,要不是这样,他们又怎么会调查到本宫的头上来。”

东丽雅又火冒三丈的把摔在地上断为几节的翡翠骨扇踢出老远,发出叮当的脆响。

“呵呵~~~怎么现在又怪起我来了?”

雪姬·赫里眼波流转,露出无辜、委屈的神情。

“当初,我只不过是提议而已,真正要把那个老太婆弄进宫来的,可是玉贵妃你啊。”

“是本宫又怎么样呢?”

发泄过后的东丽雅,现在也冷静了下来,坐在软椅上,把玩着无名指上的鸡血石戒指,嘴角慢慢的浮起嘲讽的笑意。

“人是本宫决定弄进宫的,不过这原因嘛,这可是某人说什么自己的儿子靠不住,想要在这后宫里找一个好点儿的靠山,保住自己的地位,才眼巴巴的跑到本宫这里来,好说歹说就是要给本宫出谋划策、排忧解难来着啊。

本宫一时糊涂,受人教唆,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想来,本宫这样去给傲哥哥解释,傲哥哥也不会把本宫怎么样吧,至于某人就……”

“呵呵~~~妹妹这是什么话呀。”

雪姬·赫里掩去脸上的不自然,冲着东丽雅笑道。

“哼哼~~~不是你瑾贵妃想要把麻烦都推到本宫的头上么,怎么,现在又姐姐、妹妹的叫得这么亲热了。”

“姐姐不过是和妹妹开个玩笑罢了,妹妹怎么就当真了呢,我们可是坐在同一条船上,这船要是翻了,妹妹和我谁都没有好处,不是么?”

“好,算你还明白。”

东丽雅又低头把玩着手里的鸡血石戒指,片刻后,又神色凝重的抬起头,望着雪姬·赫里。

“你说,那个老太婆到底死了没有?”

“死了,当然是死了,我和妹妹亲眼看着她喝下了赤角蛇的毒液,见血封喉,怎么可能不死,更何况,她的尸体还是当着我的面掩埋的呢。”

“可是,这两年来,发生的……”

“这可和我们没有关系呀,不是么妹妹?他们爱怎么查就怎么查好了,反正也绝对查不到我们的头上来。”

听雪姬·赫里这么一说,东丽雅的神情也缓和了下来。

“对,你说的没错。”

…………

凌湘殿。

这里是南越皇帝陛下的侧妃——湘灵·欧里斯居住的地方。

昨日的这里还是门庭若市,今日的这里便已经是冷冷清清了。

往日里那些阿谀献媚的人,现在完全看不到了踪迹,就算偶尔会有人来,也大多是冷嘲热讽、幸灾乐祸。

然而,这所宫殿的主人,此时却如同木头一般,就这么呆呆的坐在软塌上,目光空空洞洞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当皇甫傲拉着清越,带着卡恩和无崖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娘娘……侧妃娘娘……您知道谁来看您了么……陛……下……是陛下啊……”

湘侧妃的贴身侍女,结结巴巴的禀报着,激动的摇晃着湘侧妃是身体。

一直就这么靠躺在软塌上,脸色青白、目光空洞的女子,终于有了些反应。

“你……说什……么……”

“娘娘,陛下来了,陛下一定是听说了娘娘的事儿,所以来看娘娘了,陛下可从来没有专程看望过谁呢,娘娘,这可是天大的福气啊。”

“我……我这个样子……我现在这个……快、快来给我梳梳头……再……”

女子空空洞洞的眼睛里终于又亮了起来,从她入宫到现在,陛下来她这里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完,陛下已经好久好久没有来过这里了。

那天在御花园中偶遇,她还来不及和陛下说上一句话,陛下又匆匆的离开了,本以为又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见到陛下,没有想到,陛下这么快居然就亲自来看她了。

“我的好娘娘嘞,您如果打扮得漂漂亮亮、精神百倍的样子,又怎么像是个病人啊,当然要像现在这样,虚弱、憔悴的让陛下一看到,就心疼怜惜才对嘛,再说了,陛下已经到了,您总不能让陛下一直等着吧。”

说着,侍女又将湘侧妃扶好,让她靠躺在软塌上,为她盖好锦被,又连忙将她们的皇帝陛下和小殿下请进了寝殿。

卡恩和无崖不方便进来,便在外面等候。

从皇甫傲一进入寝殿,卧榻上女子的目光就一直没有离开过,而其他的几个侍女,从见到清越开始,就一直处于呆滞的状态,眼睛就像粘在了清越的身上一般,完全忘记了奴仆不可以盯着主子看,在主子面前只能低垂眉眼的这条规矩。

“臣妾见过陛下。”

“嗯,身体好点儿了么。”

“谢陛下关心,臣妾已经好多了。”

“嗯”

两人的对话非常的简短,接着便是沉默。

还好有不断进来探病的那些宫妃们,将这沉默的气氛冲淡了许多。

没过多久,原本还算宽敞的寝殿里,已经站满了以探病为由的姿色各异的莺莺燕燕们。

“越儿,还要待在这里观察么?”

皇甫傲的嘴角擎着戏虐的笑意,望着清越问道。

“回去,回去了。”

如皇甫傲的所料,清越对这里已经非常的不耐烦了,屋子里聚集着成群结队的女人,五花八门的脂粉味儿,还有那火辣辣的眼神,都让清越极其的不舒服。

“好,走吧。”

皇甫傲揉揉清越的银色软发,牵着清越的小手走了出去。

满屋的宫妃们都注视着他们的离去,谁也没有注意到,位于卧榻上的那双眼睛,瞬间雪亮的惊人,那隐藏在锦被中的葱根玉指,已经深深的嵌进了手心,流出了殷红的血……

……

章节目录

异世之绝世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静夜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静夜阑珊并收藏异世之绝世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