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越帝国的小殿下赢了。

虽然,比试的结果有些突然和出乎意料。

但是,围观的人们还是因为看到了一场华丽而又震撼的比试,以及为如此绝美的小人儿赢得了比试而欢呼不已。

“五弟赢了。”

坐在专门为南越帝国的参赛选手们准备的席位上的几人,此时都难以掩饰眼中复杂的神色,望着场中绝美出尘的小人儿。

(虽然,他们都是同龄人中出类拔萃的人才。

但是,以他们现在的阅历和见识,还是和场外大部分的观看者一样,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真正的了解魔巫师的可怕之处,以及刚才清越和皇甫静宜在场中较量时的凶险。

就如同那团可以残酷、阴狠的轻易就能置人于死地的血雾一般,在他们的眼中,也不过是一团有些诡异、奇怪的迷雾之类的东西罢了。)

“我说三弟啊~~~”

收回放在远处的目光,南越帝国的二殿下——皇甫于莫,看着站在他身旁不远处的南越帝国的三殿下——皇甫卓耀,故意拖长了嗓音,用讽刺又带着点儿遗憾的口吻,说道。

“三弟你怎么都不生气呀,我都有点儿替三弟不值啊,东炙的那个人看起来好像也不怎么厉害嘛,这么好的机会,居然就这么被我们的五弟招呼也不打一声的给抢走了~~~”

“呵呵……二哥可真是会说笑话呢,就是有五个三弟,也绝对不会是东炙那个人的古怪宠物的对手,二哥真是厉害呀,但是,三弟可没有二哥这么有本事,又怎能和二哥相提并论呢。”

七公主——皇甫含薇代替一言不发的皇甫卓耀,接过皇甫于莫的话头,又不动声色的暗自讽刺了回去。

而此时的皇甫卓耀,还是一副愣怔的模样,望着场内,藏在衣袖中的双手,却已经紧握成了拳头。

皇甫含薇的话他听得很明白,他的理智也是如此的告诫他自己的,但是,心底却依旧有个声音在不甘的呐喊着。

‘我知道我无法战胜东炙的那个人,但是,凭什么就一声招呼也不打的剥夺了我和他比试的权利!

由整块昂贵的紫晶石雕琢、镶嵌着巨龙晶核的法杖!

圣光白虎王的宠物!

还有那个古怪、奇特的骷髅!

为什么他就能够拥有这么多我做梦都无法得到的东西?

这些都是父皇送给他的吧,凭什么只有他能够得到父皇这般的宠爱啊!

不甘心啊~~~~真的是不甘心啊~~~~

要是我也可以拥有这些东西,我也绝对不会输给东炙的那个人吧,这样的荣耀也会是属于我的!’

皇甫卓耀努力克制着内心的不甘,平静的转过身,却在大家的脸上均能依稀看见类似于他这样的神色。

‘是呀,那个拥有太多他们无法拥有的孩子,谁又能够不去嫉妒呢?’

强迫自己扬起嘴角,皇甫卓耀望着众人,开口道。

“比试已经结束了,我们也该回去向五弟祝贺一声吧。”

“我也正有此意,三弟、二哥,我们走吧。”

皇甫含薇最先回应皇甫卓耀,并率先走了出去。

‘为什么要走得那么快呢?

皇甫含薇苦涩的想,大概,是不想让大家看到她眼中的嫉妒吧。那个孩子……真是让人嫉妒啊……’

…………

清越赢得了比试,却并没有其他人所想象中的那般,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兴奋。

反而因为皇甫静宜那奇怪的举动感到烦躁。

猜不透他们的目的,也看不清皇甫静宜刚才那古怪笑容的含意……

“越儿”

直到一声熟悉的呼唤传来,清越才从苦恼的思绪中清醒过来。

“父皇”

看着不知何时已经走下了高台,带着卡恩和凯奇,来到赛场边上接他的皇甫傲,清越的烦恼顿时少了不少,冰冷冷的小脸也恢复正常了许多。

“累了么?”

皇甫傲伸手摸了摸清越的小脸,问道。

清越却被他另一只手的伤口所吸引住了目光。

那是一条极细小的伤口,血已经止住了,留下了暗红色的痂,要不是近距离细看的话,很容易就被忽略了。

“父皇,这个伤口是怎么回事儿?”

清越拉起皇甫傲的左手,问道。

“这个么?”

皇甫傲也看了看自己左手上的伤口,微微蹙眉,回忆了片刻之后,才道。

“大概是刚才不小心弄的吧,因为太担心越儿了,所以也没有留意。”

刚才的比试,清越面对那样诡异又强大的魔巫师,在还不清楚东离尘他们有什么目的的情况之下,即使是了解清越力量的皇甫傲,也不免担心他会出现什么意外,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清越的身上,皇甫傲的确不知道这个伤口是在什么时候弄的。

这样的话,却使得清越有了不好的预感。

原本混乱的思绪,因为这个伤口,而被串联了起来。

如果,他们吸引他去比试,为的就是使他的父皇为他担忧从而无法集中精神。

那么,清越忽然就想到了刚才和皇甫静宜对峙之时,那个连他都无法看见,又将气息掩藏的十分好的古怪东西。

如果是那个东西的话,乘他的父皇为他分心之际,想办法在他父皇的手上神不知鬼不觉的划下一道伤口,就不是一件难事儿了。

只是,假设这个伤口真的是他们弄的,又是为了什么呢?

血!

这个字在清越脑海中划过,惊得清越瞪大了眼睛,身体也不禁颤抖了起来。

要是一个人的血被魔巫师得到了的话,这对于最擅长操控鲜血的魔巫师来说……

不,清越不敢想象这样的后果,要是他的父皇……

懊悔、担忧、害怕种种情绪瞬间将清越淹没。

“越儿,越儿你怎么了?”

见清越这般的失常,皇甫傲也立刻猜测到了他左手上的细小伤口,可能另有蹊跷,但他现在却没有心思顾忌这个,眼前清越的模样更让他担忧。

“父皇,越儿后悔了,父皇,越儿后悔了。”

清越扑进皇甫傲的怀里,紧紧的环住皇甫傲的腰,带着颤音的不断述说着。

“越儿后悔了,不该任性的,不该不听父皇的话,不该去比试的……”

“越儿,越儿先冷静一点儿,越儿,和父皇回去再慢慢告诉父皇,到底发生了什么,好不好?”

皇甫傲不断抚摸着清越的脊背安抚着。

趴在皇甫傲怀里的清越渐渐的冷静了下来,想明白了什么似的,缓缓抬起了小脸,目光坚定、执拗的望着皇甫傲。

“越儿绝对不会让父皇有事儿的!”

这是清越的誓言。

坚定又决绝,甚至还带着几分狠厉的语气,一时间,竟然让皇甫傲愣怔得说不出话来。

打开手中的空间戒指,清越从中取出了那枚封印着海上那个亡魂的桃木片,将它掐碎,立即一阵阴冷,带着血腥味儿的气息快速的铺散开来,使得毫无准备的卡恩和凯奇打了个哆嗦。

“去吧,去找你应该找的那个人,就当我向他先收一点儿利息好了!

虽然,还不知道他们想要耍什么花样,但是,死人总该耍不了多少花样吧……”

这句话清越说得很轻,话一出口,就仿佛揉进了空气中,再难寻觅,但是,他的眼神却明确的显示出,他已经被彻底的激怒了!

彻底激怒他的代价,便是不死不休!

……

章节目录

异世之绝世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静夜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静夜阑珊并收藏异世之绝世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