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龙殿的寝殿内,那张华贵的四柱龙床上。

太阳才露出了小半个红彤彤的脑袋,习惯了早朝的皇甫傲就已经醒来了,撑起身,半靠在床头柔软的天鹅绒靠垫上,柔和又无奈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旁,那蜷缩在锦被中,连脑袋都看不见,只形成了一个胀鼓鼓的锦团儿上。

“越儿该起了。”

皇甫傲有些好笑的轻拍了拍那锦团儿,却见他的宝贝儿子更加往被子里缩了缩,明显的拒绝起床,无奈之下,皇甫傲也只能直接掀开了锦被,将他的宝贝儿子从里面给拧了出来,让他趴在了自己的怀里。

“好了,该起了,越儿,是谁说今天还有很多事儿要忙的?”

皇甫傲又摇了摇打算在他的怀里继续睡的宝贝儿子,不得不再次提醒他。

“嗯~~~~”

清越终于有了丝反应,七彩流光的大眼睛半眯着,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双手亲昵的环住了皇甫傲的脖子,保持着这半迷糊半清醒的状态,小脸凑近皇甫傲的脸颊亲了一口。

“父皇,早上好。”

“早上好,小东西。”

皇甫傲心情愉悦的在清越柔嫩的小嘴上,回吻了一下。

……

“陛下……是否……要……要……起身了……”

听见室内的响动之后,寝殿的入口处,传来了一个紧张得结结巴巴的声音,却不是此时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皇甫傲的贴身侍从——卡恩。

“卡恩呢?”

向来恪尽职守的卡恩,好像还没有出现过,主子都起身了,他还没有前来侍候的情况吧。

“回……回……陛下……卡恩大总管他……他……在后殿里……”

回话的声音依旧非常的紧张。

这也难怪,服侍他们的皇帝陛下起身、梳洗,向来都是由卡恩大总管询问了陛下之后,再指挥着他们这些仆从的,现在卡恩大总管不在,他们难免都有些紧张,怕一个不小心就触怒了主子。

“他在后殿做什么?”

这倒是让皇甫傲感觉奇怪了。

“……回陛下……卡恩大总管……在今天天还刚亮……巡视后殿的时候……就……就……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就激动万分的跳进了后殿的小溪里……眼睛发光似的不停的捡着里面的五彩石……那模样……就……就和……”

“就像是一个穷了一辈子的人,忽然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座金山,然后,他就发了疯似的往自己的怀里揣,是不是这样?”

听见仆从们形容的卡恩的模样,清越终于完全的清醒了过来,接着仆从们不敢往下说的话,补充了完整。

看着仆从们随即露出的惊讶目光,清越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卡恩向来是把金币之类的东西,当作他的第二生命的,在中了幻妖的幻术,引出了心中的**,他的幻境里,除了看到数之不尽的金币,还能有什么啊。

“是……是的……小殿下……您……您说得……真的很像卡恩大总管的样子……小人们不知道卡恩大总管他到底是怎么了……他又不许小人们靠近……又到了陛下差不多该起身的时候了……小人们不敢耽搁……就只好……只好先过来服侍了……”

“越儿,卡恩要是出了事儿,可就没有人能够像卡恩那样,令你满意的,细心又周到的打理我们的起居饮食了。”

皇甫傲见清越那绝美的小脸上,明显的浮现出了准备恶作剧的神色,适时的提醒道。

“磨牙、小猫。”

清越原本的确是打算借着这个机会,给视财如命的卡恩一个终身都难忘的教训的,可惜,被他的父皇这么一提醒,清越也只得老实的召唤磨牙和小猫前来了。

清越的声音很轻,但由于使用了风系魔法——扩音术,使得盘龙殿几乎每一个角落,都能够清晰的听到他的召唤。

很快的,磨牙和小猫就风风火火的出现在了寝殿。

它们俩的身上都还沾着清晨的朝露,磨牙还好,最惨的是小猫,原本蓬松、雪白、柔顺的皮毛,此时不仅湿答答的黏着灰尘,显得灰溜溜的,其中甚至还夹杂着几丝草屑、枝叶,要不是它还有一个圆鼓鼓的肚子,在向大家展示着它滋润、优越的生活,那活脱脱就是一只风餐露宿的流浪小野猫形象,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一看它们俩的这幅模样,就可以肯定,它们应该已经在后殿的花园里面,疯了很久了。

“去,到后殿把那个花妖找出来,再好好的教训一顿。”

清越大概是觉得它们俩就这样,没救了,所以,也懒得再多做理会,直接对它们吩咐完,就挥手示意它们可以出去了。

不过,磨牙和小猫倒是丝毫没有感觉到,或者是它们还完全不能明白,什么是自身的形象问题,听见清越让它们去教训那个花妖,就立即兴冲冲的窜出去了。

……

皇甫傲和清越梳洗完毕、穿戴整齐之后,就准备到后殿的小花园里用早点,顺便再看看陷入幻境中的倒霉蛋卡恩。

刚一踏入后殿的小花园,皇甫傲和清越就听见了卡恩那惊天动地的哀嚎。

不为别的,就因为眼睛都快变成了金币模样,精神极度亢奋的卡恩大总管,忽然间发现,他忽略了自身的肥胖,超越了自己的身体极限,连续不断的泡在后殿的小溪里,辛辛苦苦捡了好久好久的金币,此时竟然全部都变成了五色石。

这的确是异常残忍的,在卡恩的身体,以及心理上,都给予了狠狠的一击啊~~~~

……

而后殿花园的另一边。

一个扇动着淡绿色光泽、半透明蝶翼的,极其美丽的花之精灵,正狼狈的飞舞在半空中,不断的躲闪着,尖叫连连。

真正的在这里上演了一幕小猫扑蝴蝶的生动画面,当然了,如果忽略掉那个红玉雕琢般的骷髅架子的话,效果可能会更好一点。

然而,在那些不知情的侍婢、侍从们眼里,就是这样一番景象了。

那美丽、纯真、善良的花之精灵,正在被性格恶劣已经出了名的磨牙和小猫,肆无忌惮的欺负、戏耍着,看看那不住的躲闪、尖叫,一脸惊慌失措的可怜小精灵,真的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啊~~~~~

…………

边吃早餐,边欣赏了一场闹剧之后,皇甫傲去了早朝,清越便前往了明溪居住的瑞和殿,打算看一看重伤的东沐云。

由侍婢引路,刚一到明溪的寝殿,清越就看到明溪站在自己的卧室入口,手中托着一个乌木托盘,上面应该盛放着汤药之类的东西,也不见他进去,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站着,像是在矛盾的思考着什么,清俊的脸色,有着一丝挣扎。

“大哥,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忽然传来了清越的声音,显然吓了明溪一跳,墨玉般的眼睛里,闪过对自己居然失神的懊恼,但随即的,又恢复了那温润的从容淡定,显得有些疲惫的脸上,有了些暖意的微笑。

“五弟,不好意思,大哥走神了,连五弟来了,都没有发现。”

“嗯,没关系。”

清越并不在意那些虚礼,直接问出了自己想要了解的情况。

“东沐云呢,我遇到他的时候,他伤得很重,已经过了两天了,他有清醒过来么?”

“嗯……我想……他应该已经……”

明溪的话语里有些不自然。

“应该?大哥,你不是一直在不眠不休的照顾他么?他的情况,你算是最清楚的了,这会儿为什么要用应该呢?”

清越这无意的问话,使得明溪的神色中有了些尴尬。

他还没有想清楚,在目前的情况下,应该如何来面对东沐云,所以,在发觉东沐云有了醒转迹象之后,他就离开了寝殿,让侍婢们照料着,刚才站在门口,也正是在考虑着要不要进去,如今倒好,清越的这些话,寝殿内的人,大概都听到了吧。

……

章节目录

异世之绝世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静夜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静夜阑珊并收藏异世之绝世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