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城西张宅看风水……刘家要婚嫁,帮他们挑选良辰吉日……这一个还要见她过世的老公,问问她老公为什麼如此分配遗嘱……这家要下葬?”

清越念著手中的记录单子,越看就越是鄙视坐在他对面的大小神棍。

而坐著清越对面的爷孙俩,也是越来越羞愧,不明白为什麼他们平时做惯了的事儿,到了这孩子嘴裡念出来,就让他们感觉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这就是你们平时要做的生意?所谓的生意?这样还能被他们称为大师?”

“这个……”

在清越诧异、嘲弄的注视下,大小神棍感觉自己的脸面有些掛不住了,苦思冥想著要如何的措辞。

“小少爷,我们爷孙俩不是能力弱嘛,自然只能做些鸡毛蒜皮的小生意了,不过,现在不同了嘛,有了小少爷的加入,相信很快就会壮大起来的,这些小事儿,当然不会麻烦到小少爷你了。”

老神棍厚著脸皮的说著,希望可以为自己挽回一点儿顏面。

“其实呢,我们前几天,还是接到了一个大生意的。那个壬主姓贺,S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家裡几代都是生意人,也很喜欢古物收藏之类的,小少爷你要的东西,他那裡至少也能够找一出一两件来。他最近应该是遇到非常棘手的事儿,很十万火急的想要找人解决的样子,只要是有些名气的风水师、驱魔师等等,就都收到了他的邀请卡,并且许诺说,只要能力帮他这个忙,价钱随我们自己开。”

“这麼好的条件,视财如命的你们两个,居然都没有立刻去凑凑热闹,碰碰运气,真是稀奇呢。”

清越对於他们俩个的反常,感到非常的质疑。

“哎~~~~小少爷,我们是很想赚那个钱啊,想想看啊,只要做成了这笔生意,说不定我们就这一辈子都不用愁了。不过,他们贺家,基本上做的都是灰色生意,听说不夜街几乎有一半的產业,都是他们家的,这样的家族背景很复杂,说得好听是生意人,不好听说就是黑社会啊,他们的行事手段,也都非常的狠辣。因此,面对这样的人,像我们这样的小市民,我们的原则是能避就避,在还有查清楚之前,我们更加不能冒冒失失的就让小少爷帮我们吧。更何况,想要赚那钱,也得有本事儿才行啊,他们贺家都搞不定的事儿,像我们爷孙俩这样的小角色,又怎麼能处理得好呢,到时候,连累到小少爷,就更不好了。”

老神棍倒是对自己的份量,有著清醒且充分的认识,小神棍也在一旁插嘴道。

“对了,小少爷,我和爷爷还听说,前天,秦定的人也去看了,也不知道和那个贺家的人说了些什麼,反正,据说贺家的人脸色很难看,没聊上几句,就让下人把秦家的人给送出去了,小少爷你说,秦家那麼厉害的人,都被贺家的人请出去了,这其中一定有蹊蹺啊,我们这些哪裡还敢去呢。所以,现在大家都只能够看著肥肉不敢去吃,秦家都没那个本事了,谁还敢轻易的去招惹贺家的人。”

“喔?这麼有意思?”清越倒是来了兴趣。

“秦家的人都被撵出来了,这的确是很让人惊讶呢,有什麼事儿,是连他们也处理不了的呢?”

“小少爷……你……该不是也对这个有兴趣吧……不要啊小爷……先不说惹到贺家不是好玩儿的了……就单单是他们四处找人要处理的那件事儿……就铁定是非常的棘手……”大小神棍终於感觉到苗头不对。

“你们应该了解一些吧,把这事儿说的详细点。”

通常情况下来说,当一件事儿引起了清越的兴趣之后,就很难阻止他那泛滥的好奇心,除非是他的父皇,可惜,这两个大小神棍,显然不能够让清越乖乖的听话。

在清越没有了耐性,打算采取进一步稍微激烈一些的手段,好让他们两个老实的招供之际,老神棍终於服软的开口了。

“是这样的,贺家有钱有势,但是,他们的家族中,好像有一种古怪的遗传病,已经好几代人都是那样了,真的很让人费解。无论贺家的家主,养多少个老婆、小老婆,就算女儿一大堆,但最终他们都只有一个儿子,而且,这个儿子就铁定会患上他们家族中的那种遗传病,连续几代都是如此。基本上都是四十来岁的时候,心臟就会开始不时的收痛,但又检查不出什麼毛病来,用不了几年,就会在某一天忽然病发,心臟破裂而死。真的是有够奇怪的。只是呢,就在最近,城西那边的后山上,连著下了几天的暴雨,山体滑坡正巧把他们贺家的祖坟入口给冲泉了,那裡葬著的,好像是现任家主的太爷爷吧,这样很不吉利嘛,贺家人就立即找人检查并进行修復了,哪裡知道,这样就又发现了,在他们太爷爷的尸骨上,就在心臟的位置,插著一枚黑色的有著图纹的钉子。就这样,贺家见到这个,再联想一下他们的那个家族遗传病,两件事儿就给联繫在一起,贺家人觉得,那是有人给他们家下了咒。而他们贺家的现任定主,已经四十多岁了,听说,心臟已经疼过几次了,身体也大不如前了,以前不知道这些,也就没有办法,只能认命了,但是,现在了解了这个,他当然就十万火急的期盼著有人能够帮他消除了这个诅咒了,谁不想多活些日子啊。事情大致上就是这样了。”

“恩,听起来,好像也不是很困难啊?”清越疑惑的思索著。

“不过是一个诅咒而已……”

“但是,秦家人都搞不定,铁定不是表面听说的那麼简单,所以,我们不应该冒险去……”

老神棍本来是想要借由秦家,来提醒清越事情的危险性,从而打消清越继续查探的好奇心的,只可惜,他还并不怎麼了解清越的性格。

“恩,有意思,连秦家人都搞不定的诅咒,我一定要去见识一下了,你们两个,知道在什麼地方吧,我们现在充去。”

“啊?”

“小少爷,很危险的,还是……”

“你们两个,不是很想赚钱嘛,跟著我去,要是处理妥当了,我要有灵气的古物,你们也可以赚一大笔的,何乐而不为?”

“小少爷,赚钱是好,但也要有命花才行……”

“信不过我?”

“当然不是……只是……只是小少爷……你要去那麼危险的地方,至少应该给皇甫先生说一声吧,取得了他的同意之后,再……”

“哼,你们两个少废话了,当初可是你们想方设法的要我加入你的,现在又怕这怕那的,是不是也要我跟你们一样,每天给人看看面相、算算吉时什麼的,当神棍啊!还有,我爹地去学校了,我只是去看一下那个坟墓而已,又没有危险,干嘛要告诉我爹地让他担心呢,你们两个给我小心点儿,要是被我爹地知道了的话……算了,快点儿起来带路,在我爹地回家之前,我还要赶回来的。”

…………

城西,后山,这裡是墓葬区,但不是一般人可以埋葬的地方,这裡的坟墓,就跟活人的别墅一样昂贵。

“你们两个,不是说,那个贺家家主,正十万火急的找人来这裡帮他看一看,他们家族被人下的到底是什麼样的诅咒,好救他的命么?现在这个架势,保鑣围得跟铁桶似的,怎麼看,都不像是迫不及待的等著人去看的样子,反而像是在防著有人会去看吧。”

“这个……”

看著不远处的那蹶阵仗,虽然坟墓的墓门还没有完全的修復好,但已经被一群专业的、穿著整齐西装的保鑣,像是看守什麼重要宝贝的,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了起来,大小神棍也有些傻眼了。

“这到底是怎麼回事儿啊?”

“贺家的家主不是正等著救命嘛,怎麼这会儿……”

“看来,你们两个的消息晚了,这裡或者贺家,已经出了什麼其它的变故了吧,使得他们改变了初衷,可能,就与秦家的人,不知道和他们说了什麼有关呢,难道发现了坟墓裡面的什麼秘密?真是好奇秦人到底说了什麼呢。”

看著远处,清越的兴趣不减反增。

“你们两个,想办法吸引住那些保鑣的注意,我进去看一看。”

“什麼?”大小神棍同时惊味。

“只要吸引一下他们的注意就行了,又不是让你们和他们拼命,怕什麼,快点儿,过去和他们说几句话也行。”

…………

“爷爷,你说,那位难伺候的小少爷,到底进去了没有啊?”

“我怎麼知道啊,他就吩咐我们去和那些保鑣说几句话就可以了,我的眼睛可一直盯著那个坟墓入口的,根本就没有看见他,他连靠都没有靠近过那裡。”

“爷爷,难道我们又被他耍了……”

“我也……啊……”

爷孙俩刚聊著呢,就见清越忽然出现在了他们的身边,也不知道是从那裡冒出来的,吓坏了爷孙俩一跳。

“你……你……这是什麼……术法啊……”

“小少爷,你真的进去了?”

“恩,看到了,好了,我们可以走了。”

“小少爷,那到底是什麼诅咒?”见清越并準备不回答他们是如何神出鬼没的,爷孙俩也就聪明的转移了话题。

“并不算是什麼诅咒,相信秦家的人也看出来了,难怪他们和贺家人说的时候,贺家人的脸色那麼的难看了。”

“啊?不是诅咒?”

“那是什麼啊?”爷孙俩都扮起了好奇宝宝,跟著清越一路走,一路问。

“怎麼说呢,那应该算是一个阵法,一个交易吧。是他们贺家的太爷爷,不知道找哪位高人帮的忙,用他们贺家的血脉,以及每一代子嗣的后半生寿命,作为交换,换取了原本不属於他们家族的昌威运和巨大财富。恩,相信秦家的人,就是告诉他们贺家这个消息,他们的脸色才会变得那麼的难看吧。想想也是,要选择财富呢,就会减少寿命,要增加寿命,就会失去财富,的确很难让人做出选择。哎~~~~本来还打算,见识一下是什麼厉害的诅咒,使得秦家都束手无策,要是可以的话,再想办理帮他们解除掉,这样还可以要一两件蕴含著镇邪灵力的古物,现在看来,是白跑一趟了。”

清越没心没肺的用遗憾的口吻说著,像是在感嘆贺家,为什麼没有中什麼古怪的诅咒,让他扫兴了一般。

不过,还有一件事,清越怎麼也想不明白。

贺家的家主,已经离死期不远了,怕死,是人类的本能,他没有道理,在明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并且了解到可以解救自己的方法之时,还是无动於衷啊,让人原封不动的再将坟墓封闭圯来,维持那个阵法。

这样,就算是贺家可以再继续得到巨大的富贵、运势,他也没命享用啊。

贺家已经够有钱了,但没道理还是要钱不要命吧。

而且,从大小神棍的讲述中,可以看出,贺家的家主,还是非常在乎自己的性命的,他完全没有理由做出这样的选择啊。

难道,他找到了,其他可以保住他的性命,又可以保住他们贺家运势、财富的方法了吗?

只是,这个世上,哪有这样两全其美、鱼与熊掌可以兼得的好事呢?

章节目录

异世之绝世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静夜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静夜阑珊并收藏异世之绝世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