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被苏天浩教训了一顿之后,带着一身的伤,回到了蓝色酒吧。

  因为是早上,酒吧的门,只是开了旁边的一个侧门。

  此时,在酒吧的一间办公室里,坐着两名男子,鸡哥便是其中之一。

  “田鸡,你这是怎么回事啊,大早上出去,怎么就带一身伤回来了?”一名二十七八岁的男子对田鸡问道。

  这名男子,便是这里最大的头头,叫金二山,人们叫他金哥。

  “金哥,我们遇到硬茬了。”田鸡说道。

  “硬茬?”金二山猛地吸了一口烟,继续问道:“谁啊?”

  “不认识,听口音,应该不是这边的人。他二十来岁的年纪,身手厉害,我们几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田鸡心有余悸地说道。

  在这一带混了那么久,从来都是只有他们青木堂的人把别人打得死去活来的。他们被人打,这还是第一次。

  “哼,你们就是一群废物,那么多人,还打不过人家一个。”金二山将烟嘴甩到了田鸡的脸上,怒骂道。

  “金哥,不是我们弱,那个人真的很厉害。”田鸡说道。

  刚才,金二山不在,他当然不知道实际情况是怎么样的。要是他也在场,估计也要吓得屁滚尿流。

  “哼,他在什么地方?”金二山问道。

  “在北湾路的一家早餐店里。”田鸡说道。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带上兄弟们,找那小子算账去。在我的地盘上,敢动我的人,找死!”金二山咬牙切齿地说道。

  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打他们青木堂的人。

  这个仇如果不报的话,以后青木堂在这一带的影响力,肯定会削弱。

  “是是,金哥。”田鸡连连说道。

  “不用了,我已经来了。”这时,外面响起了一道冰冷的声音。

  听到苏天浩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田鸡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眼神中闪过惊恐的神色。

  那小子,怎么会在酒吧里,外面的人呢?

  “金哥,他来了!”田鸡用手指着门外,惊恐地说道。

  “妈的,他又不是鬼,你用得着怕成这样吗?而且,这里可是我们的地盘,他既然来了,那就让他有来无回。”金二山狠狠地说道。

  砰!

  突然,一只大脚将办公室的门踹了个稀巴烂。

  “小子,就是你打了我的人?”金二山不知道苏天浩的厉害,心里并不害怕。

  “没错。”苏天浩大方承认道。

  “快来人,把这小子给我弄了。”金二山对着门口,大声喊道。

  然而,过了许久,都没有人应他,也没有人过来,只是时不时地从外面传来一两道痛苦的叫声。

  看到没有人应自己,金二山再次地喊道:“妈的,来人啊,你们这帮混蛋,在干嘛呢?”

  苏天浩微微一笑,说道:“别喊了,刚才在你们计划着要如何找我报仇的 时候,我已经把他们全部都打趴下了。”

  “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你就一个人,我这里可是有几十号人的。”金二山不相信地说道。

  就算是眼前这人再厉害,他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无声无息地就把自己的几十号人全部干趴下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眼前这个人,也太恐怖了。

  混了那么多年,金二山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因为根本就不可能有这样的人存在。

  看到金二山不信,苏天浩玩味地笑道:“不信地话,你可以出去看一下。”

  “田鸡,你出去看一下。”金二山不放心地说道。

  看这个人,也不像说谎的样子。

  再者,如果他说的是假的,自己喊了两次,为何没有人应自己?

  “是。”田鸡说道。

  说完,田鸡走到办公室门口,往外扫了一眼。

  只见田鸡的脸色骤然凝住,眼睛睁得大大的,内里尽是惊恐之色,浑身不停颤抖起来,冷汗不住地往下掉。

  看到田鸡不对劲,金二山赶紧问道:“田鸡,你在干嘛呢?”

  良久,田鸡才镇定了一些,惊恐道:“金……哥,我……我们的人全部倒下了。”

  “怎么可能?”金二山不相信,起身往门口走去。

  然而,下一刻,他浑身一震,脸色骤然凝固,眼睛瞪圆,跟田鸡一般无二,整个人也僵在了原地,宛若石化。

  自己外面的那几十号人,全部被人打趴下了,而且还堆成了一堆。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怪物,这么恐怖。

  突然,金二山转面对着苏天浩,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惊恐道:“爷,我青木堂跟你无冤无仇的,为何要这样跟我们过不去。”

  看到自己的大哥都给苏天浩跪下了,田鸡也跟在跪下。

  苏天浩坐在金二山的位置上,说道:“如果真的无冤无仇,小爷我就不会来找你了。”

  “爷,你能不能给个提示,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金二山赔笑着,小心地说道。

  “那好,你问一下你旁边的那个人不久知道了吗?”说着,苏天浩狠狠地瞪了田鸡一眼。

  被苏天浩瞪了一眼,田鸡如被电击一般难受。

  听到苏天浩的话,金二山给了田鸡一巴掌,喝道:“说,这是怎么回事?”

  “……”

  田鸡没有办法,便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下。

  “妈的,让你天天给我惹麻烦。那么好吃的一碗粉卷,就被你们这样给糟踏了,还敢对这位爷出手,想死是不?”说着,金二山又是一顿乱拳,捶打在田鸡身上。

  苏天浩哪里看不出来,金二山这是在演戏,自己的小弟干了什么事情,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这种演员,随处可见。

  不过,苏天浩也没有说穿,而是自己泡了一杯茶,一边品茶一边看戏。

  将田鸡一顿胖揍之后,金二山这才看向苏天浩,小心地说道:“爷,都是这个家伙惹的祸,我已经教训他了,您还有什么吩咐?”

  “这就完了?”苏天浩故意为难道。

  这些小混混,平时为非作歹的,干了不少的坏事。

  再怎么教训他,也抵不过他们平时干下的坏事。

  听到苏天浩的话,金二山站起来,对着田鸡,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妈的,让你天天给我在外面惹事,看我不打死你!”金二山一边打,一边骂道。

  

章节目录

超级小农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日江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日江畔并收藏超级小农民最新章节